第20章 你是属狗的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玉箫一见柴令武说出这等话来,心中恼怒,但还是维持着礼貌,“柴二郎醉了,奴让人来扶公子到客房歇息。”

    柴令武把巴掌在桌上重重一拍,沉声道,“别给脸不要脸,既然做了妓,那就早晚得陪客。老子看你还是个雏,今天就抬举你,一百两银子做娉礼,另外铺堂梳弄的酒宴等花销,我也都另包了。”

    一百两银铤能折钱两百来贯,就算在长安城,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仅是摘花之礼,还不算铺堂之费,就算对玉箫这样的长安名伎来说,也是与身份相符的。

    玉箫粉脸含霜,“若玉箫要寻恩客梳弄,这百两银子确实不少了,只是玉箫并无此意,多谢柴二郎心意。”说着,玉箫行了一礼便想退走,可柴令武却已经直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径直往怀里拉去。

    “一百两还嫌少?那就二百两,你若是要钱或绢也行,都不成问题。”

    玉箫奋力挣扎。

    柴令武喝的半醉,手脚有些无力,竟然摁不住她。

    旁边一群纨绔子弟,却在那里拍手叫好,看热闹不嫌事大,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把这当成什么事,只是当成乐子。毕竟,玉箫再有名,那也逃不过一个贱籍伎女的身份,而他们这些人皆是公侯子弟、皇亲国戚,小小女伎摘了花那是抬举。

    侍候的好了,明天柴令武还可以派人接回家去赏个妾的身份。

    “放开我!”

    出人意料,玉箫反抗激烈,誓死不从,她一个肘击狠狠的撞在柴令武的鼻梁上,让他酸痛万分,再抬起脚狠狠的一脚跺下,跺在柴令武脚尖,痛的他终于松开手脚,玉箫趁机逃出他的魔掌,然后冲出门。

    一群纨绔们也不帮忙,只在那里拍桌子取笑柴令武。

    “柴二郎连个雏都搞不定,哈哈哈。”

    “柴兄,要不要兄弟我来代你摘花,女校书这朵花兄弟也看上好久了呢。”

    “行不行啊,不行我来。”

    柴令武捂着鼻子跳着脚,气极败坏。

    “贱人,敬酒不喝喝罚酒,老子今晚就要摘了你这朵花。”

    他追出门,老鸨已经闻讯过来。

    “柴公子请息怒,玉箫不懂事,我替她向公子赔罪,我自罚三杯如何?”老鸨陪着笑。

    “滚一边去,你这颗老葱算什么玩意?老子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今晚我睡定玉箫了,三百贯梳弄钱。”

    老鸨闻言不由心动,三百贯啊,不过做这行的却也都会察颜观色,看到柴令武那猴急的样,于是便故意在那左右推辞。

    “五百贯,明日你到我府上取去,现在让这贱人洗干净了到床上等我,老子铺堂礼仪也没功夫玩了。”

    “哎呀,玉箫姑娘可是我们潇湘馆的当家姑娘,长安排行前三,是名满天下的女校书呢,多少公候高官想要重金娉我们玉箫去做妾,我都不肯呢。”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砸了你的潇湘馆?”柴令武瞪大眼睛喝问。

    老鸨吓的一激灵,他见柴令武已经在撒酒疯了,还真怕他不管不顾的乱来,虽说潇湘馆后面也有靠山,可这柴令武的外祖可是当今皇上,父亲也是当朝国公、大将军,虽说平阳昭公主三年前就病逝了,但那位当时可是以军礼下葬的。真得罪了这个霸王,那还真吃不消。

    “二公子啊,就算你看上玉箫,可这铺堂梳弄也少不得了,玉箫名满长安,总也得风风光光不是。”

    “再给我一百贯,老子等不及了,就现在。”

    老鸨无奈,转头去低声劝说玉箫,“女儿啊,你说你怎么就把这霸王惹怒了呢,现在可怎么是好啊,咱们可得罪不起他啊,不如你就从了柴二郎吧,回头到柴府做个妾,下半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

    玉箫看着柴令武那副撒酒疯的样子,还有那些胡言乱语,心里阵阵恶心,她平日里本就喜欢文雅风流,这等粗鲁的纨绔是最看不上的,更何况现在丑态毕露的柴令武。

    “我宁愿死!”

    玉箫站在二楼栏杆边上,咬着牙道。

    “哎呀,女儿啊,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再怎么有名,可毕竟是伎,趁着现在年轻还有点姿色,也有些名声,就赶紧嫁入豪门啊,难道真要年老色衰之时,到时沦落到跟我一样当个老鸨,一辈子陪笑陪酒?将来膝下连个送终养老的儿女都没?”

    可任她怎么劝,玉箫就是不肯。

    柴令武不耐烦的推开老鸨,就要直接抢人。

    “住手!”

    楼下刚才那个点了酒菜和姑娘却一直看着对面的俊俏年轻人大喊一声,他上的楼来。

    “还有没有王法了,就算是青楼女子女如何,就能强迫凌辱吗?”

    柴令武上下打量了那年轻人几眼。

    “呵呵,有点意思,你个小白脸又是谁,莫不成你是这玉箫暗里的老相好?”说着他一翻眼,“哪来这么一个小白脸士子,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便有人管!”年轻人却护到了玉箫面前。“姑娘,不要怕,我为你主持公道。”

    “呸!”

    柴令武恼怒,“你管,你凭什么管?”

    “老子看你细皮嫩肉的,倒是副好面孔皮囊啊,正好,老子身边还缺个贴身伺候的小书童,以后你就跟着老子了,不会亏待你的。”

    后面一个纨绔笑道。

    “柴二,你不会是有龙阳之好吧?”

    “以前没有,不过看这小白脸的样,倒也想试一试了。”柴令武哈哈大笑。

    那年轻人气的面色通红,“无耻?”

    “哈哈,老子就是无耻,又能怎样?”

    年轻人又羞又怒

第20章 你是属狗的吗?(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