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是属狗的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愿死!”

    玉箫站在二楼栏杆边上,咬着牙道。

    “哎呀,女儿啊,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再怎么有名,可毕竟是伎,趁着现在年轻还有点姿色,也有些名声,就赶紧嫁入豪门啊,难道真要年老色衰之时,到时沦落到跟我一样当个老鸨,一辈子陪笑陪酒?将来膝下连个送终养老的儿女都没?”

    可任她怎么劝,玉箫就是不肯。

    柴令武不耐烦的推开老鸨,就要直接抢人。

    “住手!”

    楼下刚才那个点了酒菜和姑娘却一直看着对面的俊俏年轻人大喊一声,他上的楼来。

    “还有没有王法了,就算是青楼女子女如何,就能强迫凌辱吗?”

    柴令武上下打量了那年轻人几眼。

    “呵呵,有点意思,你个小白脸又是谁,莫不成你是这玉箫暗里的老相好?”说着他一翻眼,“哪来这么一个小白脸士子,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便有人管!”年轻人却护到了玉箫面前。“姑娘,不要怕,我为你主持公道。”

    “呸!”

    柴令武恼怒,“你管,你凭什么管?”

    “老子看你细皮嫩肉的,倒是副好面孔皮囊啊,正好,老子身边还缺个贴身伺候的小书童,以后你就跟着老子了,不会亏待你的。”

    后面一个纨绔笑道。

    “柴二,你不会是有龙阳之好吧?”

    “以前没有,不过看这小白脸的样,倒也想试一试了。”柴令武哈哈大笑。

    那年轻人气的面色通红,“无耻?”

    “哈哈,老子就是无耻,又能怎样?”

    年轻人又羞又怒,可一时又无可奈何,只得拉起玉箫便跑。

    “娘的,往哪跑,今晚通通留下来陪爷爷。”柴令武晃了晃醉晕晕的脑袋,摇晃着追了上去。

    后面一群纨绔还在那哈哈大笑,“莫要让他们跑了。”

    对面章台阁。

    秦琅正招呼着二三百人吃酒喝肉,好不热闹,突然门推开,跑进来两人。他开始还以为又是哪个唤来的酒肉朋友蹭吃蹭喝来了,可等两人撞入怀里,香味扑鼻这才发现居然是一对俊男美女。

    “三郎救我。”玉箫之前一直就在对面章台阁看着这边的秦琅,这会逃出来后便直冲进来。

    “你认识我?”秦琅愣了一下,看着这个漂亮姑娘疑惑问。

    玉箫心中一阵冰凉,却没料到秦三郎居然这么回应她,一时间,不由的梨花带雨。

    那边柴令武却已经跟着闯进来。

    看到玉箫正拉着秦琅,不由的冷笑几声。

    “吆嗬,这不是秦三郎吗?原来玉箫这个贱婢,跟你有私情啊,不过不好意思,老鸨已经答应六百贯让我摘了这贱婢的花,我已经先付了两锭银子了。”

    玉箫面如死灰,失神落魄。

    而那个俊俏年轻人却恼道,“玉箫姑娘可没有答应。”

    秦琅看了看满脸绝望的那漂亮姑娘,也算是明白了点什么了,之前就听鱼玄机说什么对面潇湘馆里的心上人玉箫,刚才这姑娘跑进来喊他三郎救我,这会那个嚣张的家伙又说这姑娘叫玉箫。

    “请问你是?”秦琅问。

    柴令武愣了一下,然后大笑。

    “哈哈哈,秦琅,你什么意思?”

    “哦,你认识我啊,不过我昨天打马球落马受伤,所以脑子现在不太好使,好些事情没记起来,好些人也还不记得,真没想起来你是谁?”秦琅微笑着道

第20章 你是属狗的吗?(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