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太子万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承乾被号角声惊醒。

    黑暗里牛角号惊天动地,慕容曦轻摇着他的手臂,“殿下。”

    承乾醒来,他昨晚跟慕容曦聊着天烤着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睁开眼,看着这个女人脸上犹带着些不安。

    揉揉眼睛,看见身上披着毯子,身着铠甲坐在火边居然能睡着,看来自己也确实太疲惫了。

    旅贲骑士却是在太子身后守了一整夜,毕竟帐里这么多个吐谷浑女人,太子怀里还搂着个吐谷浑大汗的妻子,就算太子身着几层铠甲,也总让人难以放心的。

    “殿下,要出兵了。”

    “就天亮了吗?”毡帐很厚实,在里面根本感觉不到天亮了。

    “天还未大亮。”侍卫如实道。

    承乾想站起来,结果腿脚发麻,侍卫搀扶着他站起,承乾一边活动着酸麻的手脚,一边让掀开毡帐,外面果然灰蒙蒙的,可整个大营却已经活了起来。

    喧嚣四起。

    士兵们有条不紊的在做着出征前的准备,喂马的拆帐篷的,收拾整理武器的,还有在做饭的。

    早饭是炖肉,昨天交战的死马、伤马,还有缴获的许多牛羊,有承乾放开吃的命令,所以不仅炖死掉残废的战马肉,也挑了不少牛羊一起宰杀。

    每帐一火十名士兵,都分到了不少肉,大锅里炖肉,再煮上炒米粥,营地里香气四溢。

    约两千名轻伤士兵留下,负责照看三千多名重伤的士兵,并负责看守一万多名俘虏,以及那些缴获的满山满谷的帐篷、牲畜等战利品。

    走出大帐,一夜大雪过后,踩踏泥泞的大地又重新被粉涮的雪白。

    营地里,军官们在喝令,传令兵在奔走,侦骑开始奔驰出营。

    武器碰撞,战马嘶鸣。

    号角声还在不停的吹,承乾能准确的听出其中传递的军令。

    “这不是战斗的号角,只是起床号。”他告诉慕容曦。“我一会就出征了,你就留在这里。”

    慕容曦看着这位年轻的太子,昨夜他那么霸道却又温柔,自己最后居然在他的怀里睡了一夜。

    心中不知道是期盼着他离开,还是留下。

    最后,也只说了一句,“保重。”

    她明知他将领兵去攻打自己的丈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我回来!”承乾笑笑,转身,将她拉入怀中,然后低头吻在她额头,然后是鼻尖,再接着脸颊,最后落到了她的唇上。

    最后还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慕容曦挣扎,想将他推开,可却推不动。

    承乾终于松开她,一阵哈哈大笑。

    慕容曦伸手却擦嘴唇。

    “你以后便是我的女人了,等着我回来,我带你回长安!”

    承乾大步离开。

    旅贲骑士牵来了太子坐骑,一匹雄骏的康居大宛宝马,在侍卫的搀扶下,全身盔甲的承乾跨上了战马。

    他在马上扭头转身,向她挥手告别。

    梁建方、席君买几员大将早就已经在远处侯着了,看着太子跟慕容氏的亲吻,不由的咧嘴大笑。

    “咱们这位殿下真是处处都像卫公啊,不仅用兵像,连这多情都一样啊。”

    “可不,这战场军中,居然也不忘风流,咱们殿下也确实了得啊,这慕容氏昨天刚被俘,一晚上就征服了?”

    “你看他们那模样,我敢说慕容氏肯定已经爱上太子了。”

    “怎么可能那么夸张!”高侃摇头。

    “所以说你虽是名门士族子弟,可却是个榆林疙瘩嘛,连女人心思都看不出来,你看慕容氏刚才那模样,看似拒绝,实则半推半就,甚至是欲拒还迎啊,也不知道太子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能让这慕容氏一夜就爱上他。”高甄生一脸的羡慕。

第1010章 太子万岁(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