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寒风刺骨,白雪刺眼。

    一万关陇精骑组成的铁流控制着速度缓缓而行,既然没法突其不备那就没必要把宝贵的马力提前浪费掉。

    若不是骑士们的铠甲装备很重,席君买说不定还打算让战士们下马步行赶到战场。好在昨夜休息了一晚,又缴获了许多吐谷浑人的战马,此时一万唐骑可以一路骑着备马而行,而主战坐骑空置随行,保持体力。

    当他们抵达湟水东源战场,低矮的群山包仿佛是披着雪白毛发的象群,好像在那被大雪掩盖的戈壁滩、草甸子上移动。

    “此处便是湟水东源,这片滩地叫金银滩。”

    席君买告诉太子,这里跟西源还是有些不同的,这里山更低矮些,河滩更广阔,只是冬季大雪下,看着也都一个样了。

    “为何叫金银滩?”承乾一边随口问着,一边打量着对面吐谷浑人的军阵。

    “有几个说法,一说是这条河里产金砂,戈壁河滩上甚至还曾有银矿,另一个说法则是这河滩上夏日会开许多金色银色的花。”

    “真有金砂?”承乾笑问。

    “应当是有的,据说长孙家之前便在这里淘金砂。”

    承乾对这里有金砂还是银花都不太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击败面前的这些吐谷浑人。

    在这片宽广的戈壁河滩上,隔着那条浅浅的湟水东源水,吐谷浑陈兵列阵,严阵以待。

    “慕容承看来有些不服气,想在这里跟我拼一场!”承乾望着那乌泱泱的吐谷浑军,却只是哈哈大笑,“不过看的出来,这慕容承并没有他父亲那样的本色,否则,他就不应当只是在这里列阵等待,他应当主动出击,半路拦截的。”

    “慕容承终究是个怂货软蛋,不足为惧!”

    承乾让旗手把他的旗帜直接立在阵前,相比于慕容承把自己的汗旗立在军阵后方十里之外的山包上,承乾此举无疑更大气和霸道。

    席君买在仔细观察吐谷浑人的军阵,上次出了被突袭的亏,这次吐谷浑人有备而来,提前在山谷外的滩地上列阵,却把家眷老弱、牲畜营账物资等全藏在后面的山谷里。

    在山谷前,慕容承集结了约五六万骑。

    不过明显,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多青壮战士,所以这五六万骑,其实只有半数左右的青壮战士,还有许多少年和老人,甚至有不少青壮妇人。

    “这是个什么阵法?”承乾看了半天,冷笑几声,“怎么看都不是想跟我们骑战,这是想打阵地战?”

    吐谷浑军虽众,却倚山列阵,许多骑士都下马站立。

    席君买点头,已经能看出吐谷浑人的对阵思路了,他们虽是马背上的骑士,可因为装备远不及唐军,加之新败,诸部心中畏惧唐骑,所以这次明显不打算搞骑兵对冲骑射的战法,而是打算打硬仗呆仗。

    在谷口正中央,安排了起码两万人排成了数个密集的方阵,他们弃马持长矛列阵在前,弓箭手站在后方,最前面的还安排了几排盾手。

    两翼则是青壮轻骑在前,老弱持

第1011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