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厂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登基后已经正式成为历史上天启皇帝的朱由校,躺在自己的寝宫乾清宫,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在东想西想。

    当皇帝第一天的夜晚,朱由校失眠了。

    当最初的那份新鲜感消散后,孑然一身的朱由校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还在后世时上班压力虽然大,但常常有父母、兄弟念叨和互诉衷肠。

    乾清宫,一直是大明皇帝的寝宫所在,。

    这寝宫这么大,却好像少了点什么,西李如此热衷于窃占乾清宫,朱由校却不明白,这位子到底有什么好让人惦记的。

    看着周围昏暗的烛火,越来越精神的朱由校干脆不睡,垫着枕头靠在墙上仔细去看偌大的寝宫,忽然觉得有些害怕。

    刚想到这里,朱由校便听寝宫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却是曾经的侍读太监王安拿着一份奏疏赶来。

    “得,这觉怕是睡不成了。”

    王安原先就是朱由校的伴读太监,如今朱由校登基为帝,他自然要跟着水涨船高。

    眼下虽然还没有接到明确的任命,但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位,或早或晚,却是非他莫属了。

    “皇上,饷司杨嗣昌急奏,淮北各府大饥!”王安人还没到,手上拖着的奏疏,却是让朱由校心下一沉。

    这当皇帝的好日子一天还没享受到,先来的却是这么个坏消息。

    淮北等府在万历四十八年闹饥荒,这个事儿朱由校是知道的,只是今天才办完登基大典,能不能让人消停一会儿?

    犹豫了一下,朱由校还是长叹一声,豁地起身,道:“拿给我、给朕看!”

    然而,几乎是将奏疏夺到手里的朱由校,看着这份奏疏,却是有些懵逼。

    魂穿过来继承了记忆,按说这明代字是应该看得懂,这奏疏上通篇的方正字迹也不该难辨认,怎么打眼一瞧,这么陌生呢!

    朱由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莫非这本体压根是不识字的!

    因为明代字和后世相差不多,所以自己既能看懂又显得陌生。

    王安本来是想给朱由校念的,见皇帝直接抢了过去,也是一脸懵逼。

    因为皇帝不识字这个事儿,只有他知道。

    朱由校看了一眼奏疏上的落款日期,皱紧了眉头:“王安,这么大的事儿,为何拖了半个月才上报?”

    王安道:“回皇上,这奏疏上来的时候,先帝病重看不了,您还没有册封为太子,也不能理政。”

    闻言,朱由校点点头,侧躺着道:“给朕念!”

    王安以为朱由校仍是不识字的,哪敢怠慢,赶紧爬过去把奏疏捡起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念道:

    “淮北饷司杨嗣昌启奏:臣在应天,闻听淮北居民食尽草根树皮,甚或数家村舍,合门妇子,并命于豆箕菱秆。”

    “此渡江后,灶户在抢食稻,饥民在抢漕粮,所在纷纭。一入镇江,斗米百钱,渐至苏、松,增长至百三四十而犹未已。商船盼不到关米,店铺几于罢市,小民思图一逞为快。”

    “朝廷若不急

第四章:厂卫(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