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清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找到刘侨,王安可是花费了一番功夫。

    万历、泰昌朝以来,厂卫不受重视,加上文官多对其嗤之以鼻,导致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逐渐荒废。

    王安人到北镇抚司的时候,门前居然没有一个值班的校尉,足见落败之程度。

    直等到走进内堂,王安才发现一个小校趴在桌上,叫醒以后,这货也是睡眼惺忪,问他刘侨的住所在哪,也是一问三不知。

    好家伙,偌大个北镇抚司衙门,皇帝有事时却找不见几个人,急得王安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不知多久,几乎走了半个北镇抚司衙门的王安才在一个去年入职,姓李的摸虎堂校尉口中问到刘侨家在何方。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原来这锦衣卫北镇抚司缺额已经十分严重,不仅掌印指挥使没有,就连三位锦衣卫都督也只剩一个刘侨还能管管事。

    即便如此,刘侨大部分时间也只是个摆设。

    余的指挥佥事和镇抚使只有六人,都没什么抓人或审问的权利。

    据姓李的校尉所说,北镇抚司衙门莫说是在眼下这大半夜,就是白日里,也看不见多少大活人,死寂一片。

    这原因嘛,大家心里都知道!

    朝廷不用锦衣卫,来与不来,也是没有什么人去管,反倒是来的路上会引那些士子喊打,干脆也就不来了。

    大明朝曾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如今却好像是没了爹娘的孩子,朝野上下更是根本不受什么待见的。

    王安没想到,自比清高的东林老爷们住的一个比一个富态,刘侨这个锦衣卫都督,居然住在井字街的一个小巷子里。

    那边儿住着的可全是贫苦百姓!

    等七拐八弯的到了,要不是带路的李姓校尉指着有几条缝隙的木门,王安还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破房子里住着的是朝廷的锦衣卫都督。

    ......

    跟随蟒袍大太监王安走在甬道上,睡眼惺忪的刘侨强自打起十二分精神,虽说对方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但却是咱大明朝的皇上。

    这皇上无论多少岁,说出来什么也能是什么。

    据说这天启朝的皇帝朱由校今天才刚登基,大典的事儿也还在民间津津乐道,大半夜不睡觉喊自己来,刘侨估摸着有两个可能。

    不是问罪,就是要重用。

    刘侨身为锦衣卫都督,前十几年自问没办什么错事,应该不是问罪,但他也不敢肯定就是要重用。

    这南北镇抚司上下这么多人,皇帝凭什么就要用自己?

    至于深的,刘侨还没来得及多想,他只知道,皇帝大半夜的叫自己来,肯定不是闲着没事聊天。

    跟着王安来到了乾清宫的门口,一路过来,皇宫大内却是和他想的不一样、

    刘侨本来觉得皇宫重地,肯定和北镇抚司衙门不一样,但意料之中的层层禁卫没瞅着,倒是看见几个昏昏欲睡的提灯小太监。

    紫禁城不是有上十二卫守着吗,人呢,难不成都和锦衣卫一样,成空架子了?

    这个时候,在西暖阁等了半个时辰的朱由校已经睡着了。

    本来躺床上睡不着,到椅子上又没有手机玩,实在闲的蛋疼,居然萌生睡意,眼睛一闭就着了,比在龙床上还香。

    “皇上,皇上。”

    王安示意刘侨跪在门口,自己蹑手蹑脚走进暖阁,然后轻轻拍了拍朱由校的肩膀。

    朱由校醒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王安那张老脸。

    “怎么才来,什么时辰了?”朱由校没有责怪王安的意思,却是皱着眉头怪他叫晚了。

    “回皇上的话,寅时了。”

    王安也一脸无辜。

    “皇上,那刘侨住在井字街,七拐八弯的,没人带路,老奴可能现在还在巷子里头转圈呢。”

    朱由

第五章:清算!(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