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基本盘(三千章节)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由校震怒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何况满朝的群臣也并不认为这个从前喜好木匠的少年天子,会有万历皇帝那样的心机。

    皇帝震怒,文武群臣无论是不是真的害怕,亦全都是惶恐万分的伏跪于地。

    “都看看,这是什么。”朱由校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又将王安递上来的一份奏疏扔到方从哲的面前,不待他回话便问:

    “你是内阁首辅,拿个章程出来!”

    方从哲也有些惊讶,在这场党派之争中,楚党一败涂地,天启皇帝继位前,据传就和东林党人相近,怎么会不允自己的请辞。

    容不得多想,面对朱由校的问话,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这个早失去了什么实权的首辅,收起自己的奏疏道:

    “回皇上,先帝发给淮北各府的赈灾银两已经不少,如今饥荒依旧闹成这个样子,想是地方官员办事不力,应该…”

    他话没说完,便有一人急不可耐道:“皇上,方从哲十二条大罪,绝不该继续做内阁首辅,否则,我大明危矣!”

    “还请皇上免去方从哲内阁首辅之位,以能者居之!”一下子,半个朝廷的官员几乎全都伏跪在地,齐声逼宫。

    这般声势,也是让早有预料的朱由校有些惊讶。

    看起来这东林党直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规模,朝堂上半数都是东林党,底下的官员呢,又有多少是他们的人。

    要是放任其发展,只怕用不了几年,整个朝廷就会变成同一个声音,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想做什么都费劲。

    实际上,淮北各府大饥的消息,在场的群臣们早就是知道,但没有一个是提前报上去的,此时看见杨嗣昌上的奏疏,很多人都有些震惊。

    这种消息报上来,能有好事吗?

    淮北各府的东林官员都是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追查下来,只怕是要死伤一片!

    杨嗣昌是东林党要员杨鹤的儿子,按理说该是帮着东林党,可这货这次上的奏疏,却是给东林党人增添了不少麻烦。

    来不及考虑杨嗣昌的问题,方从哲这句话下来,可是让在场的东林党们个个头皮发麻。

    赈灾银两都去了哪,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种事儿见不得光,只要稍微一查,皇帝就能知道其中的猫腻!

    方才站出来转移话题的这位,便是在后世有着“东林圣斗士”之美称的杨涟。

    论才智、威望,东林党首推宰辅的叶向高是第一,但若是论抨击时政和造谣能力,杨涟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出列说了一句话,直接形成了眼下东林党的这副逼宫之势。

    看着近半跪下的朝臣们,朱由校冷笑几声,道:“杨涟,你挺有能耐的。”

    杨涟不敢正面相对,但却并没有丝毫退却的想法,躬身道:“臣不敢!”

    “忠言逆耳,还请皇上处置奸臣,还天下百姓一个清白!”

    方从哲闻言向那边看了一眼,奸臣,是在说老夫吗?

    余的东林群臣也是同声附和:“还请皇上还天下百姓一个清白!”

    动不动就要代表天下百姓说什么话,好像他们个个都是民间代表人,这又是东林党攻讦常用的招式之一。

    既然已经认定新继位的朱由校没有主见,对朝堂党争认识不清,东林党人也就不会退缩。

    他们依仗的唯有一点,法不责众!

    当然,他们赌对了,现在毕竟不是崇祯末年,穿越过来的朱由校也不想自己一顿瞎操作,反让大明提前几十年玩完。

    现在的朱由校,一无兵权,二来刚登基一天,也没来得及在这朝堂上培植自己的亲信,当然不可能一个不愿意,就把朝堂上半数的廷臣全都砍了。

    而且这帮东林党并不是你砍了就能消停的,他们充其量不过是江南等处财阀集团在朝堂上的代表人罢了。

    他们没了,还会有更多的代表人上来,不断了利益根基,就会一直是这个局面!

    不过作为皇帝,让这些自恃势众的东林党先难受难受,还是可以做到的。

    想到这里,朱由校脸上的震怒逐渐烟消云散,直接撇开杨涟等跪下的臣子,闭上眼深呼出口气,道:“王安,宣旨吧。”

    说完话,朱由校嘴角出现一

第七章:基本盘(三千章节)(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