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拿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不提魏忠贤出了乾清宫后,是如何带着兴奋去安排接掌事务的,刘侨得旨走进来后,却是开门见山道:

    “禀皇上,崔文升的去向已经查到了。”

    “那日移宫后,他就与西李选侍分开,去见了一个人,被弹劾后贬往南京做守备太监,此刻在前往南京的路上了。”

    说着,刘侨附耳过去,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闻言,朱由校看了一眼魏忠贤离开的方向,冷哼一声表示知道了,忽又问道:“是谁弹劾的崔文升?”

    “礼部侍郎方显,也是他授意的。”刘侨说道。

    “行,这事儿办的不错,锦衣卫就你带吧。”朱由校淡淡说道,看他的表情,好像这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谢皇上!”刘侨喜不自胜。

    朱由校转过身去,冷声道:“缉拿礼部侍郎方显,投入诏狱,追回崔文升,都不必到刑科去问驾贴。”

    “遵旨!”刘侨抱拳道。

    “下去吧。”

    ......

    天启皇帝刚刚继位四天,就传出了爆炸性的消息,还是接连两个。

    司礼监秉笔太监李进忠被皇帝御赐改换姓名,从此以后就叫魏忠贤了!

    魏是李进忠的原姓,改回来并不稀奇,但朱由校御赐的这“忠贤”二字却是大有讲究。

    这两个字,足以体现朱由校对他的重视。

    这还没完,皇帝又下旨让魏忠贤提督东厂,兼掌御马监,摆明了是要拿魏忠贤来限制刚刚晋升为司礼监掌印的王安。

    移宫继位之后,东林党人终于发现了朱由校与往日作风的截然不同。

    王安亲东林,魏忠贤毫无疑问是皇帝的爪牙,后者忽然冒出头来,满朝的东林人士自然不会就这样瞪眼干看着。

    继位之后的朱由校,好像继承了万历皇帝的全部“缺点”,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术更是初见苗头。

    现在朱由校已经贵为天子,无论杨涟等人后悔与否,都不可能再将他从那个位子上拉下去。

    说实话,东林党眼下虽在党争中占据头筹,却也并没有那个能耐。

    东厂是一个让满朝文官无论党派,全都闻风丧胆的机构,御马监则掌管着腾骧四卫营的兵权。

    锦衣卫和四卫营,这是朱由校目前最好抓的兵权。

    魏忠贤在还是李进忠的时候,其残忍、阴毒,善于阿谀奉承的名声就已经传出大内,只是当时他的权力还很小,不够引起东林大佬们的重视。

    如今地位截然不同,又深受皇帝重用,毫无疑问,魏忠贤肯定是会有大动作来向朱由校表忠心的。

    就在东林党人心惶惶之时,第二个消息传来了。

    魏忠贤虽然提督东厂,但第一次出来抓人的并非东厂,却是沉寂了许久的北镇抚司!

    锦衣卫都督刘侨,在登基大典当天深夜就得到皇帝召见,果然是要有变动!

    魏忠贤提督东厂以后,锦衣卫都督刘侨也晋升为掌印指挥使,这两个人的出现,更是让党争局面变得混乱不堪。

    刘侨与魏忠贤不同,后者是被朱由校放权,可以自由行事,他却是完全听皇帝一人的命令,指东往东,指西向西。

    朱由校继位后第五天一大早,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刘侨首先有了动作。

    严阵以待的刑科并没有等到锦衣卫派来拿驾贴的人,因为锦衣卫的人马已经在寅时兵分两路,出去拿人了。

    北镇抚司发一路二十二缇骑,自永定门出京师直奔南京,捉拿在移宫案中助纣为虐,囚禁皇帝的宦官崔文升,就地正法。

    另一路则由刘侨亲自率领,前往礼部侍郎方显的家中。

    方显人属浙党,并不是东林一脉,很多人都不明白皇帝为什么要抓他,东林党人思来想去,只是不明觉厉。

    正沉浸在喜悦中的魏忠贤听了这个消息,却

第九章:拿人(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