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满满的求生欲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锦衣卫校尉找到方显的时候,这货正在后院一个偏僻的池塘边上喂鱼。

    没错,拿着刀的校尉们一个个都看呆了,这老家伙难不成是真的不怕死吗?

    许显纯却觉得他是在虚张声势。

    如果真的不怕死,何必找个如此偏僻的池塘装淡定,直接抹脖子或者上吊,岂不是更痛快。

    想到这里,许显纯决定试试这姓方的。

    “哟,方大人,好兴致啊!”许显纯冷笑几声,想也没想,上前直接抬脚一踹。

    只听噗通一声,众校尉就见方显在池塘里越陷越深,嘴里还不断喊着救我。

    许显纯也是服了,这货居然不会水!

    固然没料到方显这么老大个人居然不会水,可从他奋力呼救时来看,这货刚才那副样子是装的没错了。

    只要确定是在装硬气,接下来可就好玩儿了。

    想到这里,许显纯脸色逐渐阴险起来。

    然还不待他下令捞人,刚刚赶到后院的刘侨劈头盖脸上来一顿臭骂,道:

    “皇上的意思是把他关到诏狱,你把他淹死了如何向皇上交待?”

    许显纯心中不以为然,感情咱们这位新上任的掌使还以为皇爷是真的在乎这姓方的死活。

    都交到诏狱了,皇爷肯定是有什么消息要让咱们去探,先甭管是什么消息,只要能让他签字画押,是死是活谁还管。

    “掌使教训的是,这是下官的过失!”

    虽说许显纯几天前还和刘侨同列都督之位,但眼下人家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了,地位不同,自然要忍住这口气。

    不过他却对其余的校尉没什么好脸色,直接将一个踹了下去,喊了一声:“都愣着干什么,掌使发话了,还不快下去救人!”

    “淹死了,皇上那头可说不过去!”

    很快,一众校尉将奄奄一息的方显带回到正堂,许显纯将他按到座位上,狠狠一巴掌扇过去,大声喝问道:

    “是谁叫你弹劾崔文升,将他贬到南京的?说!”

    这一巴掌下去,方显的右脸直接红了一片,嘴里也淌出丝丝血迹,他惨笑道:

    “事已至此,说与不说,方某都是没了什么活路,只求掌使能放过方某一家老小。”

    闻言,正欲再扇的许显纯回头望了一眼刘侨。

    刘侨想了一会儿,点头道:“皇上的意思就是拿你入诏狱,至于仿方府老小,我们不会动!”

    “方某谢过掌使,我全招...”方显凄然点头,正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却被刘侨一下打断道:

    “等等,先带回诏狱严加看管!”

    ......

    捉拿方显那一路还算顺利,直接把人带回诏狱看押,另外一路二十二缇骑出京师直奔南京,在半路就遇见了崔文升,却并不是那么顺利。

    这时,崔文升正跟着一行商队前往南京上任,刚刚走到保定府地界,身边还跟着几个忠心耿耿的干儿子。

    一名缇骑向为首的锦衣卫都督问道:“田都督,皇上让我们召回崔公公,是不是另有重用?”

    “蠢!”田尔耕冷笑几声,“这崔文升在移宫大案中帮李选侍那娘们在乾清宫囚禁皇上,你以为是要重新用他?”

    “呵呵,此番只说召回,那是要杀他!”

    闻言,余的缇骑们

第十章:满满的求生欲(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