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暗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久前,朱由校已经下旨让王安掌印司礼监。

    然而东林党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噩耗便一个接一个传来,继王安掌印司礼监后,魏忠贤也提督东厂,兼掌御马监。

    同时,锦衣卫都督刘侨也收到圣旨,晋升为掌印指挥使。

    皇帝在厂卫上的动作,不可谓不大,甚至一下子撼动了东林及齐楚浙三党。

    他们不仅各自争斗,在面对厂卫的态度上,也是两极分化。

    齐楚浙三党在万历末年的争斗中不敌东林党人,但毕竟还未完全崩溃,何况第一次朝会时,刚即位的朱由校还强行留住了方从哲。

    此时厂卫势力再起,王安刚刚掌印司礼监便迎来魏忠贤这样一个大敌。

    这样的局面下,陷入劣势的齐楚浙三党,势必要倒向魏阉一方,如果让他们四家珠联璧合,那么东林党人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灾祸。

    突然出现一个权势熏天的阉党,这是他们都不乐于见到的。

    魏忠贤被提拔重用,最近却销声匿迹,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惊天大案,来向天启皇帝表露忠心。

    东林党人从叶向高府邸中离开后,当天深夜,朱由校就接到了两份题本。

    看起来东林党打算先下手为强,这两份题本就是第一步。

    第一个,是给辽东巡抚袁应泰报功。

    题本上这个所谓的功绩,朱由校实在是找不着哪怕一点,在他的眼里,看见的是昏招迭出!

    自今年九月,袁应泰代替楚党出身的周永泰巡抚辽东以来,便是在辽东不断扩大边防,收编叛将、叛卒,来投即纳,是完全和经略熊廷弼对着干。

    袁应泰收编了后金降卒和蒙古难民,散发军粮,还将他们安置到了辽东首府辽阳和重镇沈阳。

    实际上,辽东经略熊廷弼此时部下不过五千人而已。

    后世的时候,朱由校看见这个事儿,甚至都怀疑这个袁应泰是不是后金派来的间谍!

    经抚不和,而且有人中计,高兴的是建奴。

    前一阵子,朱由校在忙于移宫大案的时候,袁应泰带着这些降人出阵打了一小仗,以为得意,更以此为由,大肆宣扬。

    魏忠贤进位,东林党自觉危急。

    这般做法,无非是想用袁应泰的这个所谓“功绩”,排挤身为浙党的熊廷弼,进一步掌控朝政。

    袁应泰这个人,朱由校还是知道一些。

    论能力,这小子精明能干,倒属东林党人中为数不多的实干派,但用兵非其所长,战略规划也不甚周密。

    明年三月,辽阳、沈阳失陷,几乎就是因为袁应泰纳招募难民、败军入城的这个决定。

    熊廷弼为经略时,出身楚党的巡抚周永泰虽没有什么能力,却并不与之相对,只管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这也使熊廷弼得以施展抱负。

    熊廷弼经略辽东,执法严格,部队军纪整肃,他下令坚壁清野,建奴每来,便以重炮击之,稳守不出。

    建奴往往搜刮不成,悻悻退去。

    眼下形势虽说依旧危险,但比起之前已然大好,建奴已经一年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了。

    而袁应泰失之以宽,更是动了往日的规章制度,带兵过于仁慈,喜欢出动出击,在辽东的守备上起到不少反效果。

    历史上袁应泰代替熊廷弼为经略不过数月,便是连遭几场大败,导致辽河以西尽数失陷。

    倒也不是说这货完全不能用。

    让袁应泰去治理地方,当个知府甚至朝堂要员,应该都能胜任,甚至他还会是个好官,可要是让他去指挥作战,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了。

    好比明末的史可法,当个言官、御史,他绰绰有余,可叫他去做当朝的宰辅,只能越搞越乱。

    想着,朱由校拿起了第二个题本。

    果不其然,在捧高袁应泰之后的下一份题本,就是弹劾辽东经略熊廷弼“大言欺世,嫉能妒功”的。

    熊廷弼这个人,目前来说是镇守辽东耗死建奴的绝佳人选,但这货不会逢源之道,又是个火爆脾气谁的面子都不看。

    他出身浙

第十一章:暗流(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