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大案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朱由校和魏忠贤偷偷摸摸跑出去打猎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朝野。

    咱也不知道咋传的,反正第二天满朝文武就都知道了,东林党此时正上上下下的开批斗大会呢。

    主题就是当今圣上朱由校,不理朝政,半月不临朝期限已过,依旧沉迷在打猎这种玩乐之事当中。

    这种事儿朱由校听了还没什么反应,魏忠贤却是怒了,连带着把东厂几大档头全给狠骂了一通。

    怎么办事儿的!这帮人如此诋毁圣上圣谕,不抓了等着下崽儿啊?

    十二月的北京城,已经有些微凉,街上的行人亦全都换上了厚实的衣物。

    这天刚一大早,某大街的东林书院,士子们正在听上面讲师抨击朝政,人甚至都聚到了外边。

    很多百姓不明所以,见聚着这么多读书人论时政,也都是好奇,纷纷聚拢过来。

    一时间,此处街市堵塞,行人不畅,由于这种集会已经严重耽误周边百姓的正常生计,不少人都上报到了五成兵马司和顺天府衙门。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五城兵马司的巡城御史,顺天府的知府,也都是东林党出身。

    人家自己没去跟着讲就不错了,哪里还会管你这事儿。

    东林书院上边的讲师也是有来头的,东林书院建起来后,讲师并不是固定的,一般都是请在朝中供职的某位大佬或者所谓的大贤过来。

    有时是半月一讲,有时是数月一讲。

    但自打天启皇帝即位后,东林讲学的频率愈发快了起来,最近这几天,天天在讲,搞的周围百姓是苦不堪言。

    现在活着都费劲,谁特么想听你这些。

    老子现在就想好好做点小生意或者出门务农,你们喷的挺邪乎,我咋没看出有啥不一样呢?

    听说皇上还把淮北灾区三年免赋了,你们喷的这个皇上,和我们知道的是一个人吗?

    这次正站在上边唾沫横飞的那个,正是都察院御史冯三元。

    “当今圣上被阉人蒙蔽,不理朝政,倒是对打猎这种事情有独钟,从古到今,哪个明君圣主有这般所为?”

    “那魏阉借着秉笔批红,不知害了多少有识之士!”

    冯三元说着,喝了口水,继续道:“前几日,本官给皇上呈了一份奏疏,弹劾熊廷弼八件无谋略之事,到现在却有如石沉大海,一无踪迹。”

    “像是熊廷弼这等无能之人,亦都是捧了魏阉的臭脚,才会被皇上所重用,反而袁应泰这样的文武全才被召还京师,任

第二十一章:大案兴(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