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你去审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奴婢忽然想起来,会不会从初审犯人张差时,就已经出了纰漏?”

    言罢,魏忠贤将当时王之采的审问结果双手奉上。

    朱由校接来,一页页的翻看。

    据这审问结果中说,罪人张差被拿获后,是交由刑部与大理寺的,初审此人为“不癫不狂,有心有胆”。

    几经波折后,此案改由王之采负责,结果却是张差此人系一“狂徒”,供词直指向庞保、刘成。

    庞保和刘成是当时在郑贵妃所在翊坤宫的管事牌子,更是郑贵妃的私阉,王之采的审问结果是此二人指使“狂徒”张差行凶。

    这几乎就是在说,郑贵妃是铤击案的主谋。

    当然,在当时的局面下,谁都知道郑贵妃是有行凶动机的,毕竟她和万历皇帝为立福王为太子,与朝臣争斗了不知多久。

    可想而知,这个审问结果一出来,不仅使郑贵妃和当时身为太子的朱常洛矛盾加剧,更是让万历皇帝颜面荡然无存。

    这个审问结果,更是直接将本不问政事的李太后激怒,严厉地训斥了万历皇帝。

    太后的训斥,让万历皇帝惊惶异常,龙威大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那之后,万历皇帝彻底放弃立福王为太子的想法,于朝会中表示对太子朱常洛的爱怜之情,下旨将罪犯张差处死,庞保、刘成于内廷杖毙。

    至此,梃击案似乎告一段落。

    然而魏忠贤此番借着刘一燝无意间提起红丸案的话,发现了新的契机。

    在他想来,只要能为梃击等三大案翻案,就能让东林党伤筋动骨!

    想完这一切,朱由校合上审问结果,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道:“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还会有什么花样不成?”

    魏忠贤又道:“那王之采的审问结果与先前刑部、大理寺的结果不同。”

    “先说那张差系一‘狂徒’,又以此人供词直指梃击是郑贵妃所为。皇上您想,既然张差为一狂徒,他的话又岂会可信?”

    “这话难道不是前后矛盾,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这话的确是前后矛盾,但当时为什么所有人都信了王之采的审问结果,那是因为太后被牵扯进来了。

    包括万历皇帝在内,都想尽快

第二十九章:你去审吧(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