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天启帝爱吃烩三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强横,告诫自己要握好“威福大权”,“莫听中涓帝落”。

    另一方面,魏忠贤又让御史崔呈秀上疏说杨涟勾结王安,称前首辅方从哲致仕便是他们二人所逼。

    杨涟上《敬述铤击始末疏》的真正目的,实际上就是提高威望,好自己去当内阁首辅。

    朱由校看完两份奏疏后,一下就看得明明白白,这是非常简单的权谋。

    在这之后,朱由校仍将“阉党”官员上的奏疏留中不发。

    面对顾秉谦、崔呈秀等人的交章弹劾,杨涟自然是一副蒙受了极大不白之冤的模样,气愤难平。

    我勾结王安不假,可这是你一个阉人有资格谈论的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乾清宫的本子多了几倍,多数都是“阉党”和东林官员互相弹劾,抨击对方。

    但所有的奏疏全部有如石沉大海一般,一进暖阁便毫无声息。

    直到三天后杨涟的一份奏疏,这才算是让近几日朝局的乱象得到了一丝平缓。

    朱由校一直在等杨涟的反应。

    杨涟在奏疏中表达的意思,就是眼下这个时候,方从哲早已致仕,虽说他与王安私交甚笃没错,也曾多次上疏弹劾方从哲。

    但要说他因此投机钻营,借打击方从哲而抬高自己,以达到当内阁首辅的目的,这却绝不可能。

    因为那会儿内阁首辅早被病重的泰昌皇帝钦点为叶向高,当时他也是兵科给事中,区区九品芝麻官,即便连升三、四级,也入不了内阁。

    当然,朱由校是根本不会去管他在奏疏中说的如何如何有道理的。

    关键不在于杨涟在奏疏中说了什么,而是他承认了顾秉谦和崔成秀弹劾的那两点。

    第一,勾结王安。

    第二,多次弹劾前首辅方从哲。

    人家弹劾是对的,你没有反驳倒是承认了,这里边能做的文章可就大了去了。

    “臣无病,不敢以病请。皇上未罪臣,又不能以罪请。唯有明微薄之心迹,乞浩荡之恩波,放臣为急流勇退之人而已。”

    看到最后,朱由校有些惊讶,这杨涟太过耐不住性子,辩驳之后,居然直接就请辞了!

    刚刚看完,便有内侍前来,拜在脚下。

    “皇上,杨大人上了疏后就在收拾行李,如今已出家门,说要回湖北老家务农去。”

    这杨涟官职不高,

第三十五章:天启帝爱吃烩三事(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