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增边兵二十四万,糜饷两百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令塞北三卫、朝鲜各出兵两万、三万,勒令熊廷弼,增辽军新卒五万,就地募练,编为两营。”

    “如此一来,可增扩新军二十四万,每岁增二百五十万!”

    “臣问过户部的意思了,再过数月,今年征收的第一批山东盐税就要押运进京,今后仅山东一地的盐税,就足以弥补这二十万新军的粮饷。”

    好家伙,这么麻烦才办完的山东新盐法,盐税在自己手里也就经转个来回,还没捂热乎就要直接送出去。

    朱由校在心里翻了好几个来回,侧目问道:

    “阁老的意思呢?”

    魏广微也一直在想考虑,除了增兵扩军,南兵北调以外,还有没有其它的解决办法,可想来想去,也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了。

    “陛下,臣以为可行。”

    到现在为止,满朝文武基本上定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基调。

    兵部、户部和孙传庭之间的矛盾虽不算圆满,但总算是解决了,包括王洽和李邦华在内,都认为这仗打到这个份上,无论如何也不能打输了。

    打输了,代价太大。

    所以满朝文武讨论到现在,变成了一个意思,难事儿自己来办,西线那边,砸锅卖铁也要让孙传庭继续打下去,不过怎么能打赢,这也要靠他自己。

    至于辽东,还是要继续倚靠熊廷弼,朝廷目前腾不出手来应付努尔哈赤。

    现在的孙传庭,就是集整个大明朝廷之力,助他把这一仗打完,功过是非留到班师回来再说。

    相比之下,熊廷弼则成了被放养的孩子。

    朱由校对收复了半年多的辽东那边,现在除了一纸圣旨扔过去几个新的麻烦以外,委实也给不了其它的东西。

    想到这里,朱由校属实觉得熊廷弼太难了。

    这么久以来,他在辽东独木难支,应付后金的明枪暗箭,还要遭受满朝文武的非议和弹劾。

    虽然后边给送去了个洪承畴,可这家伙老奸巨猾,坐在辽东巡抚这个位子上,居然也能两边讨好。

    实际上这三年来,洪承畴对熊廷弼在辽事上最大的帮助就是互不限制,一个理政,一个治军。

第五百三十四章:增边兵二十四万,糜饷两百万(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