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辽阳升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陛下有旨,着辽东经略熊廷弼接旨!”这名公公骑在马上,顾不得发凉的双手,在寒风中举起一卷圣旨,高声唱道。

    这等时刻,余的缇骑也顾不上再后悔出关时没有多准备些衣裳了,都是硬挺着胸膛,正视场中的辽军将校。

    他们是京师的脸面,再冷,也要挺着。

    熊廷弼没有什么犹豫,当即放下手中佩剑,半跪在地,在场的全部辽军将校,亦都是齐刷刷半跪下来。

    “臣辽东经略熊廷弼,恭迎圣旨。”

    公公抖着身子,就连督战队的兵士们都看得出来他很冷,连手也冻得通红,可喊出来的话依旧坚定有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西翼战事延袭日久,边军征调一空,军备虚空,然九边皆系国之重镇,咽喉要道,朕甚为着意。

    经朝会部议,朕意,调福建、浙江、四川、甘肃四省兵十万北戍,增新军二十四万,给饷二百五十万两。

    辽军新卒五万,卿可就地募练,编为一营。至于兵器甲仗,粮饷棉衣诸事,一切尽令户、兵所司除豁。

    钦此。”

    “臣熊廷弼,领旨!”

    熊廷弼双手奉来圣旨,垂头起身,然后才是抬起头望着浑身抖动得愈发厉害的这位大内公公,说道:

    “公公远路而来,此处天寒地冻,我没有什么可招待的,烦请公公先去府中暂歇。”

    “不、不必了…”这公公早就冻得哆哆嗦嗦,哪里还肯走这么远的路,从校场回去总督府,连忙说道:

    “在军营就好,宫里事务也不少,咱家歇息一会儿便就返程了。”

    熊廷弼没再说什么,他在心里厌恶这些阉人。

    只不过,今日这阉人宣读圣旨时的坚持,让他对这些阉人的厌恶之情,多少有了些缓解。

    这些年来,熊廷弼虽说还是那个暴烈如火的性子,可也经受了沙场和官场的洗礼,变得有些沉默寡言。

    很多将帅都是慢慢的发觉,自万历四十七年主辽以来,这位经略脸上的笑容愈发少了,平日下令也逐渐形成了干练、简短的风格。

    倒不是

第五百三十五章:辽阳升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