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革辽东巡抚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活。

    努尔哈赤统领下的后金,直到现在依旧属于一个游牧的性质,赫图阿拉对他们的意义,并非“京师”,更像是一个临时的聚居点。

    可自从皇太极继位,性质就变了。

    赫图阿拉在后金将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都城,不久的将来,也会有更多汉奸加入其中,添砖加瓦。

    宁完我是第一个,他受到重用也就标志着如今皇太极统治下的后金,正走在与努尔哈赤时期截然不同的道路上。

    尽管这些朱由校作为过来人心里有数,可听见一个当代人提出来,心中还是非常震撼。

    熊廷弼的这篇急奏,无疑是极富有远见卓识的,上面厉声厉语警醒的这些话,在不久的将来几乎都会成为现实。

    然而,朱由校知道,并不代表其他人知道。

    说实在的,熊廷弼的确有些“倔”,他要在这个时候上这篇急奏,也许是为了扩大影响,更是好心。

    可他的方式错了,错的离谱。

    现在这个时候,不仅朝堂上的众大臣,就连天下的百姓也都正为此事欢呼雀跃,确实不应该当头一盆凉水。

    朱由校要用努尔哈赤的死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大明终将打赢这场旷日持久的辽东大战。

    无论如何,其余的建奴都必定会像老奴酋一样,灰飞烟灭,自作孽而死。

    熊廷弼这样的性子,不外乎就连洪承畴去了,也只是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了。

    要知道,洪承畴在后世可是老奸巨猾的代名词,基本上什么场合都能做到明哲保身,东林党、阉党、楚党、浙党,哪个党派他都有熟人。

    看起来这满朝文武想要挑出来几个与他合得来的大臣,这也是件难事。

    果不其然,朱由校还在考虑怎么保下熊廷弼这次的时候,满朝文武就对他开始了清算。

    “无礼,实在是太无礼了!”

    “这个熊廷弼,自恃有几分复辽之功,竟如此的狂妄自大。”

    “侍郎说的不错,依我看,那皇太极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比努尔哈赤还令本朝头疼!”

    “汉奸一直都有,范文程不过是落第秀才,那宁完我更是名不见经传之辈!”

    “像这样的人,就算去了伪金又有何妨!”

  &

第五百四十四章:革辽东巡抚(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