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字卷 齐鲁青未了 第十节 “成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薛先生到临清来是准备做些哪方面的生意啊?”冯紫英不为所动,继续问道。

    院中大槐树下,倒也阴凉,冯紫英站在游廊上,而这几人则站在槐树下。

    冯佑则靠在大门和院墙边的台阶上,一直没做声,只是手压在腰间窄锋刀柄上,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说实话,铿哥儿的表现让他很惊讶,印象中这位小少爷完全不是这样的。

    虽说在老爷的强压下跟随着自己几人自小习武,但说实话毕竟就这个年龄,而且也吃不了多少苦,花架子居多,倒是那位和三老爷关系密切的张太医很是喜欢铿哥儿,平常倒是传授了一些医术给铿哥儿。

    这练武么,顶多也就是强身健体勉强打了一个基础罢了。

    给冯佑的感觉冯紫英今日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知道冯紫英去了国子监几个月了,但是几个月国子监就能让冯紫英脱胎换骨?

    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谈吐应对,都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似的,似乎前几日路上也不像是如此,难道大病一场就让铿哥儿醒悟了?

    这一问一答间,铿哥儿还真的有些有条不紊有理有据,所以冯佑也就由得对方去。

    反正这几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若是有啥变故,自己可以随时以一招制敌。

    薛姓商人对于一个小孩子的质问倒是不太在意,好歹人家给你提供了一个庇护之地,尤其是这等情形下,有些要求也很正常。

    “嗯,哥儿这么一问,我还不好回答,不瞒哥儿,我们薛家在金陵也算是小有名气,只不过近年来生意不好做,我们薛家也希望另外开拓一些门路,北地这边我们接触一些,这临清素来是北地水旱码头之最,以前我们也曾经来路过,但未曾多接触,这一次家里也希望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看看有那些生意可做。”薛姓男子回答也中规中矩。

    “虽说是来打前站,但起码也应当有一个大概范围吧?粮食,布匹,盐,铁器,骨董,丝绸,药材,……?”冯紫英随口问道:“总不成你们薛家样样都做吧?”

    “哥儿说得也是,金陵家里那边银钱和绸缎营生素有薄名,另外在药材营生上也和湖广巴蜀那边有些门路,所以……”

甲字卷 齐鲁青未了 第十节 “成熟”(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