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白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身上的事,也就有了印证:

    难怪前世贾蔷会爱上唱戏的龄官,一个赵姨娘口中的“娼妇粉头”,贾探春口中“不过阿猫阿狗的玩意儿”。

    林黛玉更只因史湘云拿龄官和她比了比,就怄个半死,深以为耻。

    不是探春、黛玉不尊重人,只因千百年来,戏子之名,本如妓子。

    故而才有表子无情,戏子无义之比。

    贾蔷原是个“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的贵公子,难道见识还不如几个内宅女人?

    他又怎会爱上一个小戏子,还费尽心思只为博取龄官一笑?

    正常来说,以他的身份被他看中,不霸王硬上弓便是十世善人,用些手段威胁利诱弄到手才是正理。

    如今看来,却是事出有因……

    毕竟,一个无父无母被长辈玩成“残花败柳”的少年,和一个“阿猫阿狗般玩意儿”的戏子,岂不正好一对?

    好在,贾强的及时到来,未让“男上加男”的大惨事发生……

    不过,贾蔷如今面临的局势,也并未好许多。

    贾珍承袭宁国爵位,又为贾族族长,即便当下是一个名叫大燕的陌生朝代,但既是封建时代,宗族势力便必然是当前社会的根基力量。

    一族族长之权势,对于他这样一个小弱男,着实难以反抗……

    “好兄弟,还是随我回去吧。老爷说了,当日吃醉了酒,什么也记不得了……本想给你遮盖遮盖,不让你着了凉,不想惊到了你。如今他也不怪你,你好好跟我家去,其他的事一概不究。”

    贾蓉挤着笑脸,藏起尴尬劝说道。

    贾蔷明眸更冷,看了眼贾蓉后垂下眼帘,道:“蓉哥儿,前夜里你未听他之言拦截于我,此事我记在心上。但是宁国府,我却是不会再回去了。”

    贾蓉一听急了,跺脚道:“好兄弟,既然你还念我的好,好歹帮我一回如何?今儿要是请不回你去,我也活不成了。平日里他如何管教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是打儿子,审贼都没那样狠的。”

    贾蔷摇头道:“你回去告诉那人,就说前夜之事,我不会对外多言半句。只要他能管控好宁国府众小厮下人的嘴就好,至于宁国府,本不该我去,这里才是我的家。”

    贾蓉见他好话说尽也无用,有些恼道:“蔷哥儿,老爷好歹也养你这一场,就因为前夜一场误会,你就撕破面皮忘了养育之恩?”

    贾蔷嘴角泛起一抹讥讽,道:“贾蓉,你莫非忘了,我也是先祖宁国公的正派玄孙。爹娘老子没的虽早,却也留下了一份祖业。如今却只剩下这破宅一座,其余的家俬业当都去了哪里,莫非是凭空没了?”见贾蓉一下红了脸,他微微摇头道:“那些东西我也不要了,只当这十年来我的嚼用。不过往后,却不必再提什么养育之恩。”

    宁府自宁国公贾演始,传至第二代京城节度使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贾代化又传第三代贾敬。

    只是这贾敬一味好炼丹修道,早早将世

第一章 清白身(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