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毒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国府,宁安堂。

    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高坐大紫檀镶青白玉靠椅上,脚下踩着脚榻,不俗的面相上满是威怒。

    大燕开国初,太祖高皇帝汲取历朝勋贵必腐化成国蠹之教训,革新大燕勋贵承袭之法。

    开国世袭之世勋贵爵,代代降袭。

    便有功勋极高可世袭罔替者,门楣虽不坠,然爵位依旧要降袭,除非后世子孙争气,立有大功,否则,五世之后,祖宗余荫耗尽,终要改换门庭。

    譬如贾家,贾珍虽只袭三品威烈将军的爵,但却住在国公府邸!

    按照前朝,爵位降减,其他一应规格都应依礼降减才是,否则就是僭越,这可是大罪过。

    而蒙太祖高皇帝圣恩,功高世爵传承虽也降等,却可保门第不坠。

    纵只三品爵,也可维持国公门楣。

    有此门第相衬,与寻常的三品爵相比,贾珍尊贵何止百倍?

    若是他勤于王事,好生做官,立下功劳,就能提升爵位。

    相比于其他人以命搏爵,又容易许多。

    只是,太祖皇帝虽雄才伟略,思虑深远,本是想让世勋国戚不要覆前朝旧辙,一味享福堕落,想以此法逼武勋子弟上进,却奈何生于富贵乡之子弟,仍旧醉生梦死者多。

    贾珍虽只是三品爵,可有国公府打底,地位之尊贵并不逊色寻常侯伯多少,又正值壮年,至少还有数十年的富贵。

    且就算传至下一代,也仍有数十年的富贵,因此他哪里会有半分危机感?

    每日里依旧享福受用,不可一世。稍有违心不快,就恣意打骂惩戒,

    此刻,贾珍看着跪在堂下战战兢兢的儿子,怒声骂道:“没用的混帐东西,连这点子小事都办不成,要你何用?真真该死的畜生!”

    贾蓉闻声心惊,忽又想起之前贾蔷之言来,愈发心乱如麻。

    他也发现,自打他成亲后这一年来,他这老子愈发看他不顺眼,哪里是在看儿子,分明是在看仇人。

    可是对他媳妇秦氏,却比亲女儿还要关爱几分……

    贾蓉虽然心里惊怒恐惧,却不敢流露出分毫,因为在这座宁国府中,其父贾珍就是唯我独尊的天王老子!

    压下心中的惊怒,贾蓉闭上眼豁出去磕头道:“老爷,蔷哥儿死了心不肯回来,儿子一个人又不能绑他回来……”见贾珍面色更怒,他又忙道:“不过蔷哥儿说了,前儿之事他绝不会对外信口开河,只要咱们约束好府里的下人,就没人会知道。儿子同他说,纵然要出府掰扯干净,他也得回来给老爷磕个头才是。谁曾想,他说他亦是宁国正派玄孙,他太爷爷也是宁国公嫡子,分家时有一分不薄的家业。那份家业他也不去想了,只当这十年来他的嚼头。”

    原本以为贾珍会愈发暴怒,一直闭眼等待着沐浴雷霆的贾蓉却发现上面安静的吓人,他悄悄睁开眼抬头看去,见贾珍面色铁青的坐在那,心里一动,小心翼翼道:“老爷,要不……要不儿子带几个小幺儿再走一趟,定能把蔷哥儿给‘劝’回来……”

    贾珍却哼了声,道:“既然他死了心出府,我们又何必强留?强留没用,他在外面活不下去,自会回来求我!”

    贾蓉小声道:“老爷,蔷哥儿如今穿着麻布衣裳,儿子去时,他正用沙壶煮白粥呢。”

    贾珍闻言一怔,这等情形显然大出他的意外。

    说起来,他还真不是一个一味追求男色的,否则也不至于等贾蔷这么大了,才动心思。

    只是当下世道,凡达官贵人多以好男风为雅事。

    不止他,便是隔壁府的贾琏琏二爷,不也养了几个清秀的小厮在书房以便随时出火?

    西府的凤丫头那样好妒,等闲不让贾琏沾染女人,身边的房里人打发的干干净净,只留一个平儿也是常年看得摸不得。

    可王熙凤却从不理会贾琏书房里那些小厮,一来生不得孩子,二来争不得宠见不得光,所以贾琏身边很是养了几个兔爷儿。

    可见当下并不以男风为耻,世情便是如此。

    所以,贾珍偶尔也会动起龙阳之兴。

    但他更多追逐的,

第二章 “毒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