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闻贾蔷之言,贾宝玉还在呆滞中,只是怔怔的看着刚才还如野兽般发狂,这会儿又变得温润如玉的贾蔷。

    至于贾蔷所说之言,他并没有更多的领悟什么,毕竟,他今年才十三岁。

    只是纳闷,怎好端端的打起来不说,还要惊动什么劳什子步军统领衙门……

    然而他不明白,旁人却明白,一个自外面匆匆进来的中年奴仆连忙上前,赔笑道:“小蔷二爷快莫生气,你本是主子,代宝二爷教训一个奴才原是应分的事,哪里还要惊动东府大爷,更别提什么步军统领衙门了,没得让人笑话咱们贾家治不了家事……今日之事我也看的明白,都是茗烟他们几个小狗肏的胡乱蛆嚼,打死都是活该的。小蔷二爷若是觉得还不解气,我再捶他个半死,回头禀告老爷太太,治他个大罪如何?”

    贾蔷闻言,侧眸看了这中年奴仆一眼,认出此人正是贾宝玉身边的长随,也是贾宝玉奶妈之子,极得贾政夫妇信任的李贵,便道:“既然如此,只要宝二叔不记我的过错就好。”

    贾宝玉先看了眼被李贵打发人赶紧抬走的茗烟,见茗烟不复平日里的顽皮喧闹,一张脸惨不忍睹,目光也呆滞着,就摇头道:“今儿既是茗烟自己犯了口舌,那也怨不得你恼他。若是让珍大哥哥知道了,许还会生我的气……”这般想来,倒将茗烟挨打一事撂开了,反而有些好奇的问贾蔷道:“蔷哥儿,你怎穿成这般了?”

    贾宝玉对贾蔷的印象其实很不错,认为其外相既美,内性也十分聪明。

    今日见其气度,愈发以为不俗,便想要亲近。

    茗烟虽是他的亲随,可到底只是一个奴才罢了,又不是女孩子……

    就听贾蔷道:“宝二叔,我今年就要十六了,虽然祖上亦是宁国嫡脉,但毕竟从高祖起就分了家,如今已长大成年,不好再寄居宁府,所以便搬了出来,自立门户。”

    贾宝玉闻言有些惊叹,他对东府事并非一无所知,这两日也隐约听茗烟他们浑说了些什么。

    但现在看看贾蔷身上的细布轻衣,与过往的绫罗锦衣截然不同,周身气度看起来也是不卑不亢,清清净净。

    显然,和所传谣言不同。

    若贾蔷果真遭了殃,又怎会连夜出了宁府?怎会落得如此清贫的境地?

    可见,他如今仍旧冰清玉洁……

    咦?也不知怎地,他就想到了冰清玉洁这个词……

    正这时,大伙看到贾瑞搀扶着夫子贾代儒进了院落,众人不再多言,一股脑的进了学舍内,开始读书。

    因笔墨书本皆放在族学,贾蔷方不虞连书本都缺少的窘境。

    只是,书本虽在,贾代儒的教学方式却仍和记忆中的一样,领着诸学生将今日所授之课摇头晃脑的读了通,又按集注照本宣科的讲解了番,接下来便是让学生们自己去学,他眯着眼睛养神。

    所谓先生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无过于此。

    不过贾蔷原也没指望他能教出什么新意来,在红楼中,贾代儒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对后辈管教严厉。

    族里让他来掌管义学,或许取的就是这一点。

    除此之外,贾代儒连个举人的功名都没考中,当了一辈子的老童生,平日里也是八病九痛的,没什么精力教学,就连掌管学堂,也多由其孙贾瑞代劳。

    不过贾蔷没想到,他没指望贾代儒,贾代儒却“指望”上了他……

    “贾蔷……”

    颤巍巍的严肃声音自前传来,贾蔷虽纳罕,却仍站起身来,应了声:“先生。”

    贾代儒看着他颤巍道:“族长说你有志于学,传话让我好生管教。老夫问你,你入学也近十年了,读书读到哪里了?”

    贾蔷一边在心里揣测贾珍之用意,一边答道:“回先生,学生粗读完四书。”

    贾代儒闻言,哼了声,他虽年老体衰,对于教学之事有草草敷衍之心,但学舍内有无读书好苗子,哪些是真正读书的,哪些则是虚掩眼目混日子,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贾蔷这类纨绔浮子,也敢大言不惭说读完《四书》?

    不止贾代儒,便是学堂内其余数

第四章 出众(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