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旧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你娘的屁!老虔婆你满嘴胡蛆嚼什么?”

    头上包着块帕子穿一件土黄色布褂的春婶儿可比她女儿刘大妞结实的太多,挥舞着强有力的拳头怒骂道。

    在她身后跟着两男子,一个清隽瘦高,虽因常年劳苦使得面色黝黑粗糙,额前有山纹,但从眉眼间仍能隐隐看出,他年轻时应相貌不俗。

    而另一年轻的,则如同一头黑熊精一般,黑壮的不似人类。

    一件土灰色褂子穿在身上和绷的一般,被汗水反复打湿晾干,出现了一幅盐花儿地图。

    黑的发亮的脸,好似一颗牛头,铜铃大眼看人如瞪眼,颇有几分凶悍气。

    不过奇怪,这般凶悍,大杂院里的人却根本不怕,两个顽童还笑嘻嘻的跑过来顺着铁牛粗壮的大腿攀爬起来。

    被骂老妇也不恼,市井百姓的生活,本就常常以诅咒对方短命为问候语……

    不过没等她再开口,刘老实家门打开,贾蔷和刘大妞出现在门口,肩并肩,因门窄,所以距离很近……

    最先变了面色的却是铁牛,本就很大的眼珠子,愈发瞪的和牛蛋似的,不过表情并非暴怒,而是伤心委屈……

    刘老实和春婶儿二人仔细看了看贾蔷后,刘老实先是一喜,随即板起脸来,沉默不言。

    春婶儿却没认出贾蔷来,她脸色难看的走到铁牛跟前站定,而后皱眉骂道“哪里钻出来的小白脸儿,敢骗到我家头上了?铁牛,你去把那球攮的拎过来捶一通,头上套马桶丢出去,小狗日的!”

    铁牛闻言,感动的眼泪差点落下来。

    虽然平日里总被这老岳母啐骂夯货,吃的比猪多又比谁都废物,没想到关键时候岳母还是偏向他。

    不过铁牛还是没敢动,因为他发现自家娘子正拿眼瞪他,心里愈发委屈……

    贾蔷没让场面再尴尬下去,从前身的记忆里,他知道舅母春婶儿的确没见过他几面,仅有的几次还是在他小时候。

    舅舅倒是见过他不少回,不过曾经的“他”,更想有一些如国公府那样的贵亲戚,而不想要一个穷哈哈的苦力亲舅舅,还总在他耳边说些不着边际的挑拨离间话……

    当然,那些间言现在再想想,却很有几分深意……

    贾蔷上前躬身迎道“甥儿给舅舅、舅母请安。”又对铁牛一揖道“见过姐夫。”

    刘实听闻这声见礼,面色很是动容了几下,却终究还是沉稳住了。

    铁牛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先得知这个小白脸儿不是奸夫,心里惊喜过望,再看他这幅气度做派,只能搓着大手,嘿嘿傻乐。

    倒是舅母春婶儿,“哟”的高声惊呼了声,仔细看起贾蔷来,不过看了半晌忽地冷笑道“这不是我们家的好外甥儿吗?这次没再赏二两银子打发人?”

    “行了!”

    刘实平日里话不多,事事由春婶儿当家做主,这会儿却意外的发话,道“有甚屋里去说。”

    说罢,闷着头率先往里屋行去。

    不过他未直接进屋,而是在水井旁顿下脚,铁牛见状忙上前,三两下拉起一桶水,还帮他岳父老子擦洗起来。

    洗了一整桶水后,刘实先进屋去,铁牛回头冲贾蔷憨憨一笑,又三两把拽出一桶水,直接当头罩下,水花溅的老远,惊的老猫飞一般逃走……

    院里两老妇一起骂了两句,其中一人又对春婶儿说道“大妞她妈,给你们送二两银子的亲戚你们都不认,不如让给我如何?你再拿捏,仔细人家转头就走了。”

    春婶儿闻言心里一惊,她平日里虽然霸道,家里只听她在骂人,可心里还是极在意刘老实这个男人的,

第六章 旧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