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到申时末刻,这场烧烤午宴才算结束。

    心满意足的薛蟠、冯紫英一起离去,宝玉却说还有事留了下来,琪官作陪。

    等两人离去后,宝玉一边往外走,一边温声道“蔷哥儿,前儿太太唤我去,说是听说了你的事,心里惦记着,想请你去府里坐坐。问你明儿晚上可得闲?”

    贾蔷闻言眉尖轻轻一挑,道“太太唤我过去,我自然随时可行。只是不知太太唤我这个晚辈去,可有何要紧的吩咐没有?”

    贾蔷随宝玉一道称呼王夫人为“太太”,并非以同辈自居,而是因为“太太”在贾府里是对王夫人的官称,王夫人为五品宜人的诰命。

    宝玉笑道“能有什么要紧吩咐?你也别准备什么,明儿下午去家里坐坐便是。”

    宝玉自然知道其母王夫人为何会请贾蔷去家里坐坐,想来是因为她知道因贾蔷之故,他连续数日不断的来族学里读书,想让贾蔷以后再接再厉……

    不过他可能要让他娘失望了,因为明儿起他就不准备再来学里了,在家和林妹妹还有其他姊妹们顽乐岂不更逍遥自在?

    贾蔷应下后,宝玉又笑嘻嘻的问琪官道“你留下来做甚?可是在等我?”

    尽管贾蔷相貌比琪官更出众,但这两天贾宝玉却更觉得琪官可亲可近,是与他同道之人。

    而贾蔷……

    怎么说呢,似乎有些虚有其表。

    看起来是女孩子般的品格,可钻研八股仕途也就罢了,如今竟还热衷于经济之道,这颇让宝玉有些失望。

    不料琪官却笑道“留下来是和蔷二爷有事说……”也不卖关子,他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的看着贾蔷道“蔷二爷可愿将烤肉和今日之沙冰卖进一些见不得人之处?”

    贾蔷好奇“什么见不得人之处?”

    琪官微笑道“譬如秦楼楚馆,再譬如,梨园戏院,我可以帮些忙。”

    贾蔷还未开口,宝玉登时不乐意了,道“这叫什么话?说青楼见不得人也就罢了,怎梨园戏院也成了见不得人之处?”

    琪官不答,只拿一双桃花眼对宝玉幽幽一嗔怨,却将宝玉的骨头差点没化了……

    贾蔷见暗自抽了抽嘴角,微笑婉拒道“多谢好意,只是烤肉这等腥膻之物,怎好入梨园灵秀之地?”笑了笑又道“反正我是无法想象,台上名角儿正在唱着戏,台下一群人人手一串烤肉,吃的满嘴流油鼓鼓囊囊,含混不清叫好的场景。”

    此言一出,原本有些失落的琪官和宝玉都大笑出声。

    但琪官也看出,贾蔷似想要和他保持距离。

    宁肯与傻大黑粗的薛蟠交往,也不与他,甚至不与冯紫英走的太近。

    心中遗憾之余,也有不解

    莫非贾蔷知道他们背后各自的身份……

    ……

    宁国府西路院。

    只见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悬一块匾,写着是“贾氏宗祠”四个字,旁书“衍圣公孔继宗书”。

    两旁有一副长联,写道是

    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

    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

    亦衍圣公所书。

    只是,右侧的那副长联,昨夜被烧毁了一半。

    今日宁国府气氛凝重,忙碌了大半日才终于算是将这幅长联恢复。

    而后贾珍请来了西府两位老爷贾赦和贾政,以做巡视。

    尽管当初荣宁二公中,宁为兄长。

    但到了第二代,荣国依旧承袭国公,宁国却只是一等将军,差距便拉开了。

    第三代,荣国承爵一等将军,而宁国贾敬先袭二等将军,结果没安生当两天官,又将爵传给了第四代贾珍,只落成了三品将军。

    如此,宁国府和荣国府的差距也就越来越大了。

    更不用提荣国府还有一位国公太夫人坐镇,那可是正经的一品国夫人的诰命,可持凤宝金册直入中宫,请帝后做主超然身份。

    不算天家宗室,普天之下的女人身份比她尊贵的屈指可数。

    所以,即便宁国居长,贾珍还是族长,可在族内的权重还是比不过荣国府。

    宗祠走水这样的大事,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得过去的

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