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信则有不信则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永锡点点头道:“我想文成公的意思是想让我及早南下,毕竟我父亲在南都统领着上万操江水师,只要我到了南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我们诚意伯府与南都大司马史可法一直是通家之好,家父刊刻文公书星占遗书的时候还特意请了史大司马校订!”

    张国纪听赵志杰说过这个细节,而且刚才他和赵志杰就已经去看过了那三卷《星占》,也确认这书的校订者就是现在的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我以往只知道诚意伯府与东林复社势如水火,没想到居然诚意伯跟史道邻居然有这样的交情。”

    道邻就是史可法的号,在确认他与诚意伯府的特殊关系之后张国纪就觉得这件事至少没有看起来那么离谱。

    毕竟南京向来是东林复社掌握的地盘,而东林复社与诚意伯府向来是势如水火,而身为南都第一号大人物的南京兵部尚法史可法向来是比较倾向于东林复社。

    所以大家之前都觉得史可法主持南都大局的话,刘孔昭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这也是张国纪眼中诚意伯府的最大弱点。

    可如果刘孔昭与史可法有这么一层特殊关系在,那形势自然就不一样了,至少刘孔昭可以保证全身而退,而刘永锡也当即就笑了起来:“东林?复社?哼,我们跟他们斗了好几十年,从万历年就想彻底扳倒我们诚意伯府,可他们什么时候占过上风?哪一次不是灰头土脸?我们诚意伯府注定是要与国同休,他们凭什么跟我们诚意伯府斗。”

    从某种意义来说,张国纪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

    如果不是家中出了张皇后,张国纪只是河南一个穷书生而已,跟诚意伯府这种国初传袭下来的世代勋贵完全不在一个境界上,平时只能考虑着太康侯这个爵位到底能传袭几世,现在听到刘永锡说诚意伯府注定与国同休那自然是觉得特别羡慕:“你们诚意伯府确实与普通的世爵不一样!”

    只是太康侯虽然承认诚意伯府的特殊性,但还是没能最终下决心,他还是觉得刘永锡太年轻实力太弱了。

    而刘永锡也看出了张国纪的犹豫不决,当即就把所有本钱押上去:“太康侯,文成公确实托梦给我让我牵着那位贵人的手及早南下,太康侯,您跟我们一起走对大家都有利,但是这件事信不信一切都随你,反正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绝不强求!”

    刘永锡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这绝对算是原地打滚耍无赖了,但是张国纪与在场的史朝立、赵志杰都很吃这一套。

    毕竟数十万流贼随时会可能杀入京师,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在他们眼里都是定海神针,更何况刘永锡不但有自保的实力还有刘孔昭在南都接应,张国纪又是个彻彻底底的明白人,最知道事情轻重缓急。

    张国纪只能十分坦诚地说道:“我信我信,我当然相信文成公确实给小诚意伯托梦,我既然来了就代表我信了有这么一个奇梦!”

    “从现在开始,张某人的身家性命就托付给小诚意伯府,我家里能用的家丁还有十多人,虽然称不上个个都是亡命之徒,但是跟随我多年都算忠厚可靠,现在都交给小伯爷统带,而且除了这批家丁,我手上还有一万两银子,也全部交给小诚意伯调度使用!”

    刘永锡不得不承认张国纪确实是个明白人,几句话直

第九章 信则有不信则无(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