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世界那么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司正千户,一个比芝麻还要小的小武官,论资历,他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别说跟那些托孤老臣相比,就是张皇后都比他大了整整二十岁,而论实力,刘永锡虽然费尽苦力拼凑出百多号人,但都是些虾兵蟹将。

    懿安张皇后有更多更好更强的合作对象,为什么要选择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应袭诚意伯刘永锡?

    这将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但是刘永锡并没有一番大道理来说服张皇后,他只是讲了一个自己听说过的故事:“这方天地如此之大,张娘娘难道不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难道一辈子都只想看到仁寿殿的天空吗?”

    张皇后本来以为这个少年会用摆事实讲道理用一大堆理由、数字、故事来说服自己,却没想到会说出如此简单的一段话,而且就是这么简单的一面话却是彻底打动了她。

    她本名嫣,小名宝珠,本来是符祥张国纪之女,十四岁前在开封老家照顾弟妹,闲下来的时光不是在读书就是做女红,日子虽然平平淡淡却也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自从十四岁入宫开始,她张嫣几乎只能看到紫禁城的这片天空,而信王入继大统之后,作为皇嫂的张嫣甚至失去在紫禁城内自由行动的权利。

    这些年她一直居住在慈庆宫内,为了避免外面的风言风语她几乎没踏出慈庆宫一步。

    等到了崇祯十五年因为太子纳妃的原因又改慈庆宫为端本宫,而她被赶出了慈庆宫迁往了仁寿殿。

    从“慈庆宫”到“仁寿殿”的称呼就知道她心里有多少委屈,但是她还得装出非常开心的样子每天都望着仁寿殿的天空任由年华虚度。

    许多人都以为她锦衣玉食享尽荣华贵,但是张嫣却宁愿过着相夫教子举案齐眉的普通妇人生活。

    她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就只有这么一点点朴素至极的念头而已,但这一刻一个女人二十年积攒下来的全部怨气与欲望都因为刘永锡这句看起来简单的一句话彻底点燃。

    她觉得自己的命运是如此不幸。

    熹宗皇帝在位的时候她是所有宫妃的敌人,魏忠贤与客氏都在攻击她不是张国纪的亲生女儿,甚至几次掀起废后风潮,当时她被吓得几个月都没睡过一个好觉。

    她也曾经替熹宗皇帝生下一个女儿,但这个女儿却不幸夭折了,到现在她仍然是一个人孤芳自赏,连个值得托付的人都没有,而且她跟熹宗皇帝只作了七年夫妻却要为这个木匠一直守寡到现在。

    等到信王入继大统,她的命运就更不幸了,虽然她名义还是皇嫂,但是十七年的冷宫岁月却是一日不如一日,连总管太监陈德润都想非礼她,那时候她算是真正理解人走茶凉这个词的含义。

    而且这十七年来她虽然几乎寸步不出慈庆宫,但最后还是被赶出慈庆宫迁往仁寿殿,更不要说她曾因几句无心之语被今上逼得差点自谥。

    想起自己幸福的少年时光,想起了一边照顾弟妹一边偷空习做女红、阅览经史的那些快乐光阴,看着三株桃树长大的种种喜悦,还有那每次见到父亲回家的喜悦,张皇后就觉得这世界如此之大如此精华,自己怎么能错过这最后的明媚春光。

第十四章 世界那么大(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