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自家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过觉得越明朝廷与隆武朝廷都是一丘之貉,而且隆武朝廷怎么说也有何腾蛟这么一位湖广巡抚与半个湖广的地盘,而越明朝廷的地盘几乎局限在浙江一省,在湖广毫无根基,效忠越人还不如跟隆武朝的何腾蛟好好谈。

    只是李过明明觉得自己的理由很有说服力,但是在场的大顺朝将领们却是无动于衷,根本没把李过的意见听进去,就连与李过一起从陕北撤下来的高一功现在也是沉默不语,只有高太后不知为何俏脸潮红。

    最后还是田见秀打破了全场的沉默,他告诉李过:“我们确实已经跟浙江那边联络上而且谈得很不错,浙江那边跟何腾蛟这狗巡抚不一样,很有诚意,而且八月的时候越明大军在江上奏捷,不但全歼建虏博洛贝勒所部四万人,而且还重创了豫王多铎所部数万之众,把多铎这贼子打回了南京!”

    在场大顺军将领中的很少人对博洛不怎么熟悉,但对于豫亲王多铎却是恨得咬牙切齿。

    就在去年底今年初,李自成带着大顺军主力与多铎在潼关展开了一场关系两国命运的战略决战,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大顺国完败,李自成军不管步战、骑战、夜战、偷袭战还是其它形式的交锋都以失利告终,等多铎投入了红衣大炮,大顺军自然彻底崩溃。

    其它几次关系大顺国命运的大战豫亲王多铎也是让大顺军占不到任何便宜,现在听说这个老对头在越明军手上丢盔弃甲一败涂地觉得特别痛快,就连没参加潼头之战的李过与高一功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而且有着辉煌战绩的越明朝廷似乎比隆武朝更值得信赖也更有前途。

    但李过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越明朝廷帮咱们是报了一个大仇,但是既然他们打的都是明国旗号,而且还是明国的小诚意伯秉政,那么跟我们就不是同路人!”

    田见秀笑了起来:“我有着制将军李过一样的担心,直到我们跟浙江那边真正展开接触,才知道浙江那边也想着跟我们联络,而且我还见到自己人!”

    高一功虽然提前知道一些内幕,但田见秀这句“自己人”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哪里来的自己人?那是明国的朝廷啊!”

    田见秀当即十分神气地说道:“我收到到邢氏的亲笔书信与她派来的程良叶,这都是自己人,而且监国皇后与越王刘永锡让她全权主持招安事务。”

    田见秀虽然提到了“邢氏”与“程良叶”这两个名字,但在场的多数大顺军将领虽然对这两个名字有些印象,但想不起到底是什么来历,只有高一功反应过来:“邢氏?跟高杰一起走掉的那个邢氏?她现在不是兴平伯夫人吗?对了,前次刚听说高杰已经死在睢州!”

    一说到高杰与邢氏大家终于想起来了,许多资格比较老的大顺军将领不但见过邢氏而且还在她手上领过补给,但是当时大家谁也没想到邢氏居然会同高杰一起归附官军,成了大顺军的真正大敌。

    这些年来大顺军在高杰手上吃了不少苦头,但也几次重创了高杰军,双方原本有着化解不开的恩怨,所以大家曾经以为李自成得了天下以后,高杰与邢氏这对奸夫淫夫注定是死路一条。

    但是清军入关以后天下形势彻底为之一变,李自成与高杰都已经是白骨一堆,而现在在场的大顺军将领听说越明朝是由邢氏主持谈判不由都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邢夫人都曾经是自己人,怎么也有一段香火情在,就连李过都十分诧异地问道:“怎么越明朝廷会是邢氏来主持谈判?这种事向来都是男人负责!”

    他是很想把“这是个女人”说出口,但考虑到高太后在场只能用了更婉转的说法,而绵侯袁宗第当即说起了更详细的情况:“你们恐怕不知道,现在邢氏已经是越王夫人,在越王面前特别得宠,而且高杰手下那些部将只要投了越明朝个个都是平步青云,邢胜平已经是天门伯了!”

    一说到邢胜平大家就越发觉得亲切起来,不过也有人问道:“不是越国公吗?而且越国公刘永锡今年好象才二十岁?”

    他们即便没亲眼见过邢夫人,也知道邢夫人的年龄比刘永锡大上一截,但是袁宗第马上跟他们普及具体情况:“邢夫人今年也才三十岁,正是最最娇艳动人的时候,当初她既然能专宠于先皇与翻山鹞,现在照样能专宠于越国公!”

    大家说起八卦来自然是越说越开心,而且高杰旧部虽然是大明官军,但都是招安流贼出

第六十五章 自家人(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