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鱼梁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同七年十一月,下午,北风呼号中,彭蠡湖畔渔港热闹非凡,忙碌了一日的渔船纷纷靠岸,带回大量渔获。

    这里是彭蠡湖东南边缘,为鄱水入彭蠡湖河口处,名为鄱口。

    鄱口码头上,许多人正忙着将大鱼小鱼分类、运输,人群中掺杂不少身着皂衣的男子。

    皂色即黑色,皂衣即黑衣,这是吏员的“制服”,而码头上的吏员,为鄱阳郡的郡吏。

    蹲在地上的李笠,手里拿着尖刀,抬头看着周围的“古装男子”,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皂衣,忍着打喷嚏的冲动,将杀好的鱼放到木盆里。

    天气寒冷,水也冷,李笠不停从水桶里捞鱼,双手被水泡白,又渐渐被寒气冷透,手指动作有些僵硬。

    他从清晨跟船捕鱼到现在,已经忙了大半天,累得腰酸背痛,却不得休息,上了岸还得杀鱼,直到天黑。

    这么忙碌一天,却连一文工钱都没有。

    探手入桶捞鱼,木桶里的水如同镜子,映照出李笠的模糊头像,只见头上长着两个角,其实这是梳着的两个发髻。

    总角是未成年人的发型,男未及冠、女未及笈,便在头顶梳两个发髻,宛若两个角,是为“总角”。

    然而三天前,他还是个成年人,睁开眼后,什么都变了。

    旁边一名皂衣男子见李笠发呆,用脚轻轻踢了他一下:“李笠!你发什么愣?赶紧做事!”

    “好好...”李笠应承着,从桶里捞起一尾草鱼,草鱼不停挣扎,激起水花,洒了李笠一脸。

    寒风吹来,他只觉脸上发冷、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手一滑,草鱼掉到地上,不停扑腾,求生意识很强。

    如今人们把草鱼叫做“鲩鱼”,李笠举起刀,刀背向下,对准鱼头,用力一砸。

    闷响过后,草鱼停止挣扎,李笠将其放到砧板上,麻利的杀起鱼来。

    很快杀好,往盆里一扔,然后看看四周,看着宽广的湖面。

    ‘彭蠡湖,就是鄱阳湖的古称吧,我怎么就成古人了?’

    他如是想,直起腰,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三天前,意外还没发生时,他过得好好的,第二天还要出差,结果现在一切都变了。

    他成了鄱阳郡的捕鱼小吏,因为前不久捕鱼时落水,起来后被寒风一吹染了病,高烧不退,眼见着就要完蛋了。

    结果“物是人非”,烧也退了。

    李笠出身世服吏役的吏家,年纪十三岁,是“总角”,家中排行第三,按习惯被称为“李三郎”。

    李家世代捕鱼,男丁服吏役都是为官府捕鱼,每月需上缴定额鱼获

第一章 鱼梁吏(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