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秘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临近午时,阳光照耀大地,鄱水两岸枯黄的芦苇沐浴着阳光,散发出别样的金黄色。

    水面,一艘小船逆流而上,缓缓航行在近岸水域。

    船上有三名总角少年,一人在船尾摇橹,一人在船头伫立,不时张望。

    中间坐在船舱里的总角正是李笠,今日他带着两名伙伴来捕乌鳢,要在今日捕到十二尾。

    冬天乌鳢难找,一日内捕到十二尾乌鳢,除非运气好,否则根本完成不了,而明天清晨郡廨点卯时,就是交鱼的最后期限。

    期限一到,交不够的话,李笠就要被人吊起来打。

    他大病初愈,若被人这么一折腾,恐怕小命不保。

    此刻,李笠却不急,低着头,认真整理手中钓车。

    这年头人们把装有轮状活动装置的器具称为“车”,譬如纺车等,钓车就是装有鱼轮的钓鱼竿。

    鱼轮用于收纳长长的鱼线,装在钓竿尾部,钓者手握(一般是右手)钓竿末端,可以同时用右手拇指拨动鱼轮,收放鱼线。

    装有鱼轮的钓鱼竿在后世很常见,在这个时代也已普及,不过材质很“环保”,都是竹木制作,如同小车轮,一般是八个叉状轮辐。

    渔家基本都熟悉钓车的用法,鱼梁吏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对于以捕鱼为生的人来说,钓鱼不如张网捕鱼的效率高,所以钓车用得较少。

    李笠鼓搞着钓车,在船尾摇橹的少年看了看,觉得颇为奇怪,因为他看见李笠往钓线上绑青蛙。

    用青蛙、小鱼虾等活饵可以钓乌鳢,这对渔家而言是常识,但入冬后乌鳢胃口不好,几近于停食,基本上不吃饵。

    即便是活饵也不吃,所以冬天很难钓乌鳢,也很难捉。

    这时节要捕捉乌鳢,只能蛮干,找一片可能藏着乌鳢的水域,布围网,然后用竹竿不断搅动水底,以期惊动乌鳢,让其四处逃窜,撞入网中。

    即便如此,想要捉到乌鳢也很麻烦,基本看运气。

    先前,李笠折腾了几日,只捕到三尾乌鳢,而李笠还为此染病发烧,差点就死了。

    想到明日就是最后期限,少年有些担心的看着李笠。

    但李笠却不担心,因为如今天气还没冷透,而连续两日都是晴天,太阳好,条件已经成熟,他有信心用一种‘秘技’钓到乌鳢。

    摇橹少年有一双大眼睛,看着李笠准备钓饵,低声问:“寸鲩,这时节青蛙不好使啊...你去哪捉来的青蛙?青蛙不都躲起来了么?”

    “寸鲩”是李笠的小名,他点点头:“嗯啊,可这不是青蛙。”

    说完,抬起手,然后将手中之物向对方展示:“你看看。”

    大眼睛少年仔细一看,眼睛瞪得更大了:

    “这,这是假的青蛙?是鱼鳔...鱼鳔做的?”

    一个对折的双鳔鱼鳔,外裹些许枯叶,两者构成一个类似青蛙身躯的物体,远远看去确实像青蛙,又有两条草叶做的蛙脚。

    还有两个铁鱼钩钩在“青蛙”的尾部,分“左右”岔开,而“青蛙”的嘴部拴着鱼线。

    少年只觉不可思议:这时节,用真青蛙都钓

第二章 秘技(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