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惊喜(续)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鱼腹里取出的布帛,上面确实写有字,还是首七言诗,但许多字都缺笔划,让柳偃看得艰难,觉得诗作者好像不太识字。

    但他仔细琢磨,发现这些错别字与其说是写错,还不如说是作者图省事,于是特意如草书般简略笔划,写的是...

    柳偃琢磨了一会,猜测写的莫非是简笔字。

    作者图省事写简笔字,读者读起来就难受了,亏得柳偃文学功底深厚,很快根据诗句意境琢磨出这些“简笔字”该对应什么字。

    于是,一首七言诗跃然帛上:

    游鱼得道修因果,却闻吾族祸根生。

    愿舍残躯替众难,不负如来不负亲。

    柳偃仔仔细细看了几遍,不由得惊叹:写诗之人,莫非是一尾得道之鱼?

    这鱼儿自述得道,要修因果。

    却听说同族有难,所以要用自己一条命,求官府放过他的亲族。

    如佛陀舍身饲虎故事。

    尤其那句“不负如来不负亲”,千言万语凝聚其中,鱼儿想要全了向佛之心,又无法忘记亲族之情,两相为难...

    让人看过后,真想长叹一声:真是两难啊!

    柳偃看着这首鱼腹诗,一言不发。

    这件事,无非有两种可能,其一:确实是得道游鱼所作。

    那么,若天子看到这首诗后,会是何种表情?

    柳偃陷入沉思。

    当今天子虔诚礼佛,前后两次舍身同泰寺出家为僧,若是看到这首诗,怕不是要激动万分。

    还得装裱起来,每日观摩,让饱学之士剖析那得道之鱼的苦闷心情。

    柳偃收起思绪,看向那条被开膛的乌鳢,又看看向阶下总角少年李笠。

    神鬼之说,不可不信,但...

    第二个可能:这首诗是李笠写的,或者其他人写的,托名一尾鱼所作。

    想到这里,柳偃看向李笠的目光充满了杀气,但心中又有了疑问:

    那么,此人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

    按着诗的内容,并未鼓动百姓造反,若说图谋什么,更像是要免了那乌鳢之役。

    也就是说,小吏自知无法完成吏役,于是装神弄鬼。

    柳偃可不是榆木脑袋,平日信佛归信佛,不代表会信成任人愚弄的傻子。

    为官那么多年,他知道奸滑小吏惯会欺下瞒上,所以要提防被小人算计。

    但这件事颇为微妙,需要深思熟虑后才能作出决定。

    为了有时间思考,柳偃让吏员将鱼腹诗誊抄数份,分发给佐官们过目,琢磨琢磨,自己趁机想个应对之策,以便有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定要把坏事变好事。

    想到这里,柳偃咳嗽几声,心中略有懊恼:这乌鳢之役,还是因他而起。

    他离开建康来鄱阳上任,途中偶染风寒,咳嗽不止,医者开出药方后,又献温补润肺之法。

    其法须得乌鳢做脯、熬汤,每日进食,所以才有了此次临时加派的乌鳢之役。

    鱼梁吏终日捕鱼,为官府提供鱼获,现在额外捕捉一些乌鳢,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柳偃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但现在闹出“鱼腹藏书”,麻烦就来了。

    这件事必然上报朝廷,到时候他可能会被清流讥为牧守地方不恤百姓,以至于为了一饱口福,逼得一尾得道之鱼“舍身饲虎”。

    若有如

第四章 惊喜(续)(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