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怎么回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日后,下午,鄱阳城内某私第,书房里,酒足饭饱的吕全打着饱嗝,斜坐在榻上,倚着凭几回神,一名仆人站在旁边,向他汇报事务。

    又有一名侍女端着醒酒汤入内,在吕全面前食案上放好,然后从一旁柜子里拿出个琉璃碗,将醒酒汤倒入琉璃碗中。

    片刻,吕全睁开眼,抬手做了个“停”的手势,接过侍女捧来的琉璃碗,将碗中醒酒汤慢慢喝光。

    他没有把琉璃碗放回去,而是借着窗户外漏进来的阳光,打量着这晶莹剔透的海外奇货。

    琉璃,古来有之,不但中原有,海外也有。

    梁国东临大海,与海南(大海之南)诸国通海路,譬如交州以南的林邑国,再往南的扶南国、顿逊国以及盘盘国等。

    而海南诸国以西,又与西海诸国相连,譬如天竺国、狮子国,再往西,就是安息国以及极西之地的大秦国。

    每年春末,东南风大作时,就有海外番商乘大海船来到梁国,舶来不少奇珍异宝,也有许多海外用具,其中就有琉璃器,在建康广受欢迎。

    这种舶来的琉璃器,被称为‘玻璃’、‘颇黎‘’,或者海外琉璃。

    海外琉璃器有杯子、碗,也有各种首饰,有的琉璃器五颜六色,也有琉璃器透明如同水晶。

    吕全手里的这个琉璃碗,就是舶来品,通体晶莹剔透,宛若冰块雕刻而成,若是装了美酒,可以清楚看到酒的颜色,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欣赏了一会,吕全发话:“说些城里有趣的事情。”

    先前在汇报事务的仆人,问:“不知郎主想听何种趣事。”

    吕全沉吟着,想了想,说:“不是说官府要将那腹里藏书的乌鳢好生安葬么?”

    “是的,那乌鳢如今在寺里供奉着,每日都有法师诵经。”

    “呵呵....”吕全闻言笑起来,笑了一会,又问:“那谁,就那乌鳢托梦的鱼梁吏,姓李的,家在白石村,家里欠钱还不上的那个。”

    “啊,那是李笠。”仆人缓缓说着,边想边说:“小人按着掌柜的意思,这几日远远跟着那小子,看看他要找谁去借钱。”

    “结果,这小子...这小子他...”

    吕全听得有点不耐烦:“快说!”

    “是,李笠此人,这几日在城外河边沙地一阵鼓搞,摆弄坛坛罐罐,又捡来柴禾烧火,好像是在..好像是在烧沙子。”

    吕全闻言一愣,看看对方,确定自己没听错,思索起来。

    片刻后,他看着手中琉璃碗,笑道:“烧沙子?他也想烧出海外琉璃?哈!真是痴人说梦!”

    仆人见状笑着附和:“那是,若只是简单烧沙子就能烧出海外琉璃,那建康城里满街都是琉璃器了。”

    吕全将琉璃碗交给侍女,起身在房内走来走去,哼哼着:“想当年,有海外番商到建康,售卖琉璃器,然后,又在城外搭了个窑....”

    “他们就在那里烧制琉璃器,烧出来就卖,卖完立刻就乘船走了....多少人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个烧法,却只是弄清楚个大概,那就是烧沙子。”

    “好多人都试着烧沙子,想烧出海外琉璃,结果你们猜,烧出什么玩意来?”

    仆人

第七章 怎么回事?(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