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疯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日我听说常来食肆遭了贼人,还纳闷这朗朗乾坤,怎么就有大胆狂徒胆敢在鄱阳城里行凶,结果再一打听,原来是场误会...李三郎,你可真是会来事。”

    “唉,小子行事莽撞,让吕掌柜笑话了...来来来,小子给吕掌柜满上...”

    ”不是我说你...前几日那鱼腹藏书,也是因你而起,对吧?刘书佐,你当时也该在公堂吧?”

    “啊呀,吕掌柜说的哪里话,神明显灵,与我这侄儿有何干系嘛,来来来,干了这杯酒。”

    常来食肆某雅间内,李笠宴请债主吕全,顺便所说还债的事,郡廨门下书佐刘德才作陪。

    李笠把小伙伴武祥和梁森也带来了,不过这两位顶不了什么事,李笠安排两人在大堂用餐,算是开开荤。

    因为主菜还没端上,所以宾主此时交谈着。

    吕全知道李笠今天请客打的是什么主意,却不以为然,因为李家如今穷途末路,而还债的最后期限就是明日,对方根本就还不了债。

    所以李笠即便拉上那书佐刘德才过来求情,他决计不会松口的。

    ‘笑话,你刘德才不过是郡廨门下小吏,有何资格来与我求情?就算门下主簿在此,也无任何用处!’

    吕全如是想,面上却笑盈盈,以看戏的心态,等着看这俩位接下来要如何求情。

    鄱阳王府,在鄱阳没人敢惹,他给王府做事,可不只是狐假虎威,还想着极力表现,以便往上走。

    最好能跟在大王或者世子身边听候吩咐,那可比在鄱阳吃残羹剩饭好得多。

    鄱阳王的封国(名义上)在鄱阳郡,但鄱阳王及大部分家眷却不住在鄱阳,同其他宗室那样为国效力。

    要么坐镇一方,要么在京为官,周而复始,几年都不会在鄱阳住一晚。

    所以鄱阳城的鄱阳王府,更像是个别院,那些能跟在鄱阳王身边办事的人,才是王府里的红人。

    在鄱阳的王府众人,更像是看守老宅的守户之犬。

    想着想着,吕全看向李笠,李笠家在白石村,家中有几亩鱼池,他志在必得,只因为那鱼池位置不错,就在一条河边附近,一年四季都有活水可用。

    随时都有活水,对于养鱼来说可是很重要的。

    李家的鱼池又如同门户,挡在河与其他村民鱼池之间,拿下了,才好把其他鱼池弄到手。

    吕全要拿下白石村的地,用出色的表现,争取往上爬的机会,而眼前这笑眯眯的李笠,在他看来不过是涸辙之鲋。

    车辙积水里的小鱼,再怎么挣扎,也躲不过被晒干的命运。

    宾主谈笑间,食肆伙计上菜,刚一进门,吕全就闻到了淡淡的香味,饶是他尝过无数山珍海味,也不由得被香味勾起食欲。

    心中充满期待:这什么菜?好像没吃过?

    “酒精考验”的李笠见主菜来了,赶紧起身,亲自为吕全端菜。

    这个时代人们用餐实行分餐制,每人一个食案,有各自一份饭菜,自己夹自己的菜,不像后世,大家一起吃饭时围坐在饭桌旁,共享一碟碟菜肴。

    四份菜各自放好,李笠归位,吕全定睛一看,上的菜原来是蒸鱼。

    蒸鱼再常见不过,米粉作料也不稀罕,各地日常食用的鱼鲊

第九章 你疯了!(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