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句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万钱买两个新菜谱?错,这两个菜谱可不止四万钱。

    你问我值不值?当然值了!

    既然说值,那花这些钱买两个菜谱,甘不甘心?

    当然不甘心啊!

    这是常来食肆东主马青林的心声,此刻,他身处自家食肆后院,带着伙计,和其他两拨人一起,清点一缗缗铜钱。

    那两拨人,一拨是债主吕掌柜及其随从,另一拨人是还债的李笠,及其作为长辈以及见证人的郡廨书佐刘德才。

    李笠没叫武祥和梁森来后院,这两位依旧在食肆大堂吃喝。

    李笠家欠吕掌柜钱,本息共计四万钱,现在双方就当面结清,刘德才、常来食肆东主马青林作为见证。

    马青林看着那梳着总角发髻的李笠围着铜钱打转,又看着一脸铁青的吕掌柜,心中不是滋味,不由得想起那日的一幕幕来。

    那日,一切如常,食肆生意不错,忽有两个穷酸小子上门,伙计一开始以为这两位是来用餐,结果发现对方失手掉落凶器,看样子是妄图持刀行凶。

    但这是一场误会,实际上这两个小子是向食肆兜售菜谱。

    当时马青林在食肆,听了对方的话,差点笑出声,因为他不认为这俩个穷酸小子能有什么像样的菜谱。

    不过他觉得不妨看看,于是让两个少年在后厨鼓搞,看看对方能弄出什么美味。

    不一会,那个名叫李笠的小子,整出了两道菜,一道菜名为“粉蒸鱼”,另一道菜名为“秘制鱼头汤”。

    自诩见多识广的马青林,细细品尝了这两道菜之后,不由得对李笠刮目相看,因为这两道菜可以说独具风味,有购买的价值。

    因为马青林自己就是厨子出身,意识到这两个菜后面意味着什么:

    其一,粉蒸鱼,这道菜的意义在于‘粉蒸’二字,粉蒸鱼的米粉虽然和做鱼鲊的米粉用法类似,但又有不同.

    也就是说,‘粉蒸’是一种新的烹饪手法,似乎各地从未见过。

    当然,也许富贵人家的厨子会类似‘粉蒸’的烹饪手法,但马青林本人确实从未听说过这种烹饪手法。

    粉蒸的食材,可以是鱼,也可以是肉,甚至可以是各种蔬菜,‘粉蒸’这个烹饪手法,可以玩出许多新花样来,当然有买的价值。

    其二,秘制鱼头汤,这道菜的卖点在于鱼头,马青林知道鲫鱼鱼头汤才是广受欢迎的菜肴,但李笠能够把硕大的花鲢鱼头熬出美味的汤来,这可不容易。

    各家食肆,即便能把鱼头汤做出花来,但终归是鲫鱼鱼头汤最受欢迎。

    如果他的食肆能推出截然不同的鱼头汤,还能做得很美味,自然能引得食客纷至沓来,压其他食肆一头。

    马青林判断这两个菜谱必然需要用到“秘料”,紧要之处在那粉蒸鱼的米粉预制,以及花鲢鱼头汤的浓白和去腥、提鲜方法上。

    但是,买卖双方必然漫天要价、坐地还钱,马青林可不会按着对方的开价来付钱。

    他认为这两个穷酸小子家境必然好不到哪里去,不太可能有什么珍贵食材或者香料用来烹饪,也置办不了什么复杂炊具,所以其“秘料”和烹饪手法,成本应该不高。

    富贵人家不缺好厨子,更不缺好食材和调味佐料,这些厨子的看家手艺五花八门,不缺熬出浓白汤、给汤提鲜、给米粉增香的技艺和食材。

    所以马青林觉得,这两个菜谱恐怕难入富贵人家法眼,也就寻常食肆能够将其作

第十章 一句话(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