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子非鱼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常来食肆内某雅间,一名衣着讲究的少年正在用餐,他面前的食案上摆着几碟菜,其中就有常来食肆近日推出的招牌菜:粉蒸鱼、秘制鱼头汤。

    少年看上去年约六七岁,身边站着一名小童,时不时为其斟茶、换碟,看样子是随身僮仆,另一边则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着寻常,认真看着少年用餐。

    见少年眼神示意要吃粉蒸鱼,那僮仆先用一双银筷将一个粉蒸鱼块夹到小碟子里,然后仔细的剔刺。

    中年人认真的盯着,生怕小童不仔细,漏掉鱼刺。

    这一大一小伺候着少年,房里却还有其他人,角落里低头站立的一个总角,不是店家伺候客人的伙计,而是鱼梁吏李笠。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就在方才,他不过是提到了“水怪”二字,就被一位过路的少年插话、发问,李笠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便被对方的随从左右夹住。

    然后把他和少年隔离开。

    如此做派,明摆着少年身份不低,其随从之中,又有郡廨的门下通事。

    李笠认得通事,对方也认得李笠,便让李笠跟着少年进食肆,老老实实在一旁候着。

    还特地交代:对方身份不寻常,若有什么要求,都得听着。

    少年的其他随从,如今在隔壁等候,门口有两名壮汉把守,而李笠的伙伴武祥则等在外面。

    李笠知道这少年来头不小,不敢造次,老老实实低头站着,侧耳倾听。

    雅间的隔音效果也就那样,外面的喧嚣声隐隐约约传进来,但李笠听的不是外面的动静,而是房间里的动静。

    这个少年用餐,居然没有什么明显声音!

    吃饭、吃菜,没有砸吧嘴的声音;喝汤,没有砸吧嘴的声音,也不说话,甚至都没开口吩咐僮仆该干什么。

    吃饭喝汤,轻拿轻放,几乎没有听到明显的筷子、调羹和碗碟相碰的声音。

    细节表明,这是一个家教极严的小郎君在用餐。

    即便按着后世的餐桌礼仪,喝汤不出声、不砸吧嘴,可以证明一个人有不错的用餐素质,在这个时代,对用餐礼仪十分讲究的少年,其家族社会地位怕是不会低。

    李笠喜欢观察一个人的言行举止等细微末节,来判断此人的大概情况,但现在的他不可能抬头仔细盯着人看,只能靠听来琢磨对方的可能身份。

    在综合其他信息,李笠得出的结果很模糊也很清楚:对方应该是官眷,至于其父或者家中长辈是什么官,就不清楚了。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用餐完毕,僮仆将碗碟收好,那少年看着李笠,问话:“方才我听说门下通事说,你是鱼梁吏?”

    站得腰酸腿疼的李笠,听对方说话听得吃力,因为对方讲话不仅带着稚气,还带着明显口音,那口音有些熟悉。

    他不敢拖延,赶紧回答:“小人正是鱼梁吏。”

    对方又问:“那你方才说的水怪是怎么回事?”

    “回郎君,小人说的是一种钓鱼钩,不是说水里有怪物。”

    少年闻言眉头紧锁,思考起来。

    李笠依旧微微低着头,不和对方双目对视,因为按着他的卑微身份,这是一种很无礼的行为。

    片刻,少年问:“你要钓何等样的鱼儿,要用到长得像水怪的鱼钩?不怕把鱼儿吓跑吗?”

    李笠回答:“回郎君,人眼中看到的鱼钩像水怪,鱼儿眼中看到的鱼钩,不过是肥美的食物罢了。”

    少年反问:“

第十七章 子非鱼(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