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亡国的郁久闾(再续)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地苍茫间,策马疾驰的阿史那库头只觉体力到了极限,眼皮发沉,困得不行,大腿内侧因为长时间骑马已经磨破。

    若不是用绳子将自己捆在马背上,精疲力尽的库头和部下,早就坠马了。

    但他们不能停,还得继续跑,因为追兵就在后面。

    库头回头看去,只见尘土飞扬之间,有不少黑影若即若离。

    跟着他北走的人,数量大概有千余,而追击的契丹兵,数量不在少数。

    没错,就是契丹兵,这些契丹部落之前是汗国的臣属,却被楚国收买,跟着楚军作战,现在已经成了对方的猎犬。

    自武州川开始,裹挟着不少草原部落兵的楚军,骑兵一拨一拨轮流追击,如同疯了一样,追他们追了十几日。

    现在,库头算是明白了:楚国一定集结了大量骑兵,投入此次作战,要将南下过冬的突厥部落歼灭。

    怪不得楚国国君会亲自带兵出征,这一场大战,恐怕对方酝酿已久。

    而他们还以为有机可乘,以为楚军出击的目的,是齐国的北境州郡。

    但现在想明白,已经晚了。

    那日,库头率领各部走在武州川河谷,结果遇到伏击,他们很快溃散,而设伏的敌人是楚军。

    武州川一战溃败后,他和部下不停地逃,楚军就不停的追。

    追到苍鹤陉(参合陉),追到苍鹤口(参合口),追到盛乐,追到白道。

    他们过了白道,出大青山,一路往北,往碛口逃,而楚军也如影随形,轮流追击。

    这一路上,爆发大小战斗数十次,他们的伤亡越来越大,库头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

    过了白道之后,自武州川起就一直紧追不舍的楚军骑兵少了,但是,作为走狗的契丹骑兵又追上来了。

    与此同时,从东边又窜出来新的楚军骑兵,依旧对他们紧追不舍。

    这些骑兵,想来就是聚集在东面怀荒的楚兵,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能够找到他们,并不停追击。

    库头日夜逃亡,半路上除了换马、喘息,很少停留,不断甩掉“尾巴”,但新的“尾巴”又不断出现。

    他好不容易跑到草原北边、大碛南沿,觉得现在只要过了碛口,进入大漠,那些追兵,想来就会知难而退。

    现在虽然开春,但是北地依旧寒冷,大碛里又缺少水源,极易迷路,这种时节横跨大碛,十分危险。

    他们是走投无路才跑进去,那些不在草原生活的楚兵,又如何受得了?

    库头想到自己即将能摆脱追兵,顿时觉得不累了,抖起精神,策马疾驰。

    他从没打过这么惨的败仗,如果连侄儿摄图也败了,那就意味着此次南下过冬的大量部落和部众都倒了霉。

    若伤亡过大,等同己方断了一臂,在碛南草原(东部),已经无力维持秩序。

    所以,等到了碛北,到了王庭,他要向可汗兄长建言,尽可能聚集兵马,大举南下。

    不求攻入中原,至少要展示一下实力,否则草原上那些叛服不定的小部落,就不会再服从突厥可汗的号令。

    而且,如果不能稳住东部草原的局势,西边...

    西边,留守突厥故地并向西扩展疆域的西部可汗室点密,这个骁勇善战的叔叔,会看不起他们兄弟,到时候....

    库头想着想着,有些烦躁。

    近二十年前,突厥部落首领、阿史那兄弟分头行动,兄率部东征柔然,弟留守故地,并向西拓展疆域。

    兄为阿史那土门,击败柔然并取而代之,成为草原最强者,建立突厥汗国,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亡国的郁久闾(再续)(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