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简单点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午,林琅只有两节课。下课后,回到出租屋就进了镜像,然后算着时间出来,就给邱馨薇拨打了电话。

    “请我吃饭?不用了,师兄。我正在吃了。”

    林琅看了时间,今天可能军训散得早了:“那吃完饭你有空没?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有空就见面说。我六点半去找你。”

    “那好吧!”

    六点半,林琅在宿舍院门口给邱馨薇打了电话。

    邱馨薇很快下来了:“师兄,是什么事啊?”

    林琅笑说:“我们边走边说?”

    邱馨薇楞了一下:“去哪啊?”不会是真如舍友说的,要追自己,打算表白吧。

    “就当是散步吧。走几分钟。”

    邱馨薇听他这么说也跟着走了。心里,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窃喜……

    林琅说:“你在东平镇金辉煌那件事,家里人很生气吧?”

    邱馨薇站住了,看着他说:“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突然心里不知道是轻松还是失望……

    林琅也停住脚步,说:“另外一方的某个当事人找到我。我欠他一个人情。他想让我给你们传个话。我答应了。不过我只答应帮他给你递个话。”

    邱馨薇紧抿着唇,好一会才问:“他让你传什么话?”

    “他说下药的事,他并不知情。那件事,如果要追究他,要让他下跪认错甚至是坐牢都可以。但是希望你们家放过他爸。”

    邱馨薇沉声说:“师兄你确定他不知情?”

    林琅摇头,说:“我说过,我只答应传话。不会为他多话。你是当事人,你的家人疼爱你,你们如何决定,我没立场过问。”

    他顿了一下,说:“如果事情可以干净利落,恩怨分明,按着自己心思略施薄惩出口气。如果他不无辜,那他就是人渣,怎么做都不过分。”

    邱馨薇眼睛盯着他:“师兄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是无辜的。”

    他也没退缩,双眼回视她:“其实我觉得他来求我帮忙传话,应该是有把握证明自己无辜。他需要的是一个解释的机会。但这个机会,只有你和你的亲人才能决定给不给。”

    好一会,她笑着说:“我家里人确实很生气。不过他们让我不用管。师兄既然这么说了,我总要给你一个面子。我会让人跟他聊聊的。”

    “谢谢!”林琅笑着点头。“我找你,就是这件事。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也就几步路。”邱馨薇笑着说。“我回去了。”

    林琅看着她背着手,走得轻快。他却有点心郁。

    以后,他大概不用再联系她了。

    不过,那也无所谓了,反正他对她也没“野心”。

    或者说,他现在对谁都没有野心。

    将镜像空间弄好才是他眼下最重要的事。

    虽说医神殿的雇佣条件很危险,动不动就要人命。但好处还是可见的。

    他不求长生,但求能活的无病无痛。外加能稍稍长寿一些。

    不止是他,还有他所关心在意的人。

    “你笑得甜蜜,正套着TT,说要给我,快乐的惊喜。我在你身后,手扶着弟弟,你措手不及,笑容冷在那里……”

    林琅听到熟悉的声音——哼着貌似出了柜的《他一定很爱你》。

    “呀?林琅。”来人抬头看到他,抛了一下车钥匙,脸上荡起嬉皮笑脸。“这是约会回来呢?”

    这边可是女生宿舍区。

    “哪有你的艳福?”林琅看他走的方向。“又换人了?”

    “说啥呢?我兔子不吃窝边草……呸——谁特么是兔子——我这次是来找人的。”

    这人叫隗轩,林琅走读之前的舍友。

第二十章 简单点(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