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土匪式拜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明朝的两京十三省当中,贵州省的地域面积最小,但沿途驿站却密密麻麻。

    由于贵州的汉人比例非常低,而且到处是崇山峻岭,朝廷统治贵州的核心思想,便是“固守一线之地”。

    只要掌控了由驿站组成的交通线,就能在地形复杂的贵州省,迅速调兵镇压叛乱。

    从成化年间开始,贵州的驿站就渐渐荒废了。

    英宗朱祁镇搞出个土木堡之变,北边数省打得一塌糊涂。等把北边局势稳定,又忙于镇压荆湘流民,根本无暇顾及云贵地区。

    贵州的土司们回过味儿来,一个个不再把朝廷放在眼里。

    就连以忠诚著称的水东宋氏,都开始阳奉阴违隔绝信息,与水西安氏一起刻意荒废驿站。从巴蜀、湖广进入贵州的路线就三条,两家土司默契联手,直接把三条交通线的始发段给掐了。

    王渊所在的扎佐长官司,正是水东宋氏地盘。

    下辖扎佐驿早已空无一人,驿站的房屋都塌了,墙角野草长得比人还高。

    但贯通驿站的官道仍在使用,经常有客商或流犯从此经过。相较于中原地区,贵州的官道非常狭窄,而且各种上山下坡,陡峭路段甚至得趴着爬上去。

    暮春时节,风和日丽。

    官道上远远来了三人,其中两人是押解官差,剩下一个当然是流放犯人。

    洪武大帝朱元璋虽然酷烈,但只要不是贪污舞弊,各种刑法都搞得很人性化。整个明朝数百年,判了流刑基本都可以降为徒刑(劳改)——只有摊上大事儿才会真正流放。

    沈复璁就摊上大事儿了!

    沈复璁,字慰堂,绍兴府余姚人。

    他十七岁就考中秀才,可到了二十七岁还是秀才。一怒之下,自诩满腹经纶的沈复璁,迫于生计给知县当了幕宾。

    幕宾即师爷,他生于绍兴府,还是个绍兴师爷!

    那位知县一路升迁,竟然做到了知府,连带着沈师爷也水涨船高。后来知府调去做京官,顺手使钱帮沈复璁安排,为他捞得个末流佐官来当。

    去年夏天,弘治皇帝驾崩,正德皇帝朱厚照上台,大太监刘瑾开始上蹿下跳。

    沈复璁辅佐的主官是个清流,头脑发热跟刘公公对着干。可惜清流也贪啊,被刘公公反手查出窝案,手里的财源被太监弄走不说,连带着沈复璁这个佐官也被撸掉,而且还判他个流放三千里——万幸没被抄家。

    看着远处的崇山峻岭,想到今后的流放生涯,沈师爷一声长叹“我的命好苦啊!”

    两个解员(押送人员)也停下来,一人站着喝水,另一人拎着枷板说“沈大老爷,你就别叫苦了,连枷都没给你上。我们兄弟才苦,要陪你走上几千里,还不知哪年哪月能回去。”

    沈师爷不但没闭嘴,反而愈发悲凉,掩泪哀嚎道“想我沈慰堂,五岁识字,八岁能诗,十七岁中秀才。可恨那考官

002【土匪式拜师】(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