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世界那么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师爷很快迎来自己上山之后的第一个节日。

    四月初八,嫁毛虫节。

    穿青人的血统复杂之处,从其传统节日便能窥见一斑。

    他们既跟土家等族一起过“嫁毛虫节”,又跟仲家等族一起过“端午节”,还跟汉人一起过“重阳节”。(注仲家是壮族和布依族的前身,穿青人把粽子称为仲粑,很可能是沿袭自仲家。)

    如果再研究穿青人的信仰,那就更显得有趣。

    穿青人所信奉的五显神,属于唐宋时期江南民间神灵。历代叫法不一,直到宋徽宗的时候,才由皇帝正式册封定名为“五显公”。

    一个江南地区的神灵,怎么跑到西南地区接受供奉呢?

    同时,穿青人信奉的五显神,又跟江南的本尊有所不同,还吸收了四川的二郎神信仰,另又融入朱元璋提倡的放五猖习俗。

    很有可能,穿青人的先祖们,有一部分来自江南,有一部分来自四川,还有一部分是明初的官军将士。

    另外,穿青人虽然不怎么信佛,却又流行嫁毛虫节的谚语“佛生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到深山中,永世不归家!”——后来更是把道家也扯进来,将这个谚语写在黄纸符上,交叉贴于大门用以驱虫。

    “嫁毛虫节”类似汉人的“天仓节”,主要是为了祈求五谷丰登。

    贵州温度本就偏低,穿青人又居住在大山里,春耕比其他地区要晚得多。大概到了四月初八,才是真正的春忙时节,驱赶毛虫不要啃咬幼苗,祈求今年能够粮食丰收。

    穿青寨里,到得四月初八这天,家家都换上新衣服,拿出珍藏的粟米煮“花饭”——即用黄花草煮水过滤,将米饭染成金黄色。

    晚上,全寨居民都汇集于晒坝,巫师带着面具念咒语,带领大家一起跳傩舞,祈求五显神保佑今年五谷丰登。

    “此乃淫祀也,果然是化外蛮夷!”

    沈师爷坐在晒坝边上,看着跳傩舞的寨民连连摇头。鄙夷之余,又忍不住喝了一口甜酒,回味陶醉道“淫祀不足取,但穿青人酿的甜酒是真香!”

    王渊走过来,坐在地上赔沈复璁喝酒,笑道“先生怎不一起去跳舞?”

    “喝酒足矣,”沈师爷又就着炒松子喝了一口,赞道,“虽无干果、蜜饯佐酒,但这炒松子也别有一番风味。”

    正德初年,花生还没传入中国,明人的喝酒习惯沿袭宋人。要么用干果下酒,要么用蜜饯下酒,如果再晚几十年,沈师爷肯定要用花生米来说事儿。

    王渊说道“我跟方寨主商量过了,购买笔墨纸砚和书本的钱,由我们五家共同分担。”

    “五家?”沈师爷没算明白。

    “对,五家

010【世界那么大】(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