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心崇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中医医院的手术室要比西医医院的手术室简单很多,并没有太复杂的仪器设备,空间也不是很大。

    从根本上讲,传统中医和现代西医是两个不同的医疗体系,治疗标准和方法并不相同,再一个,选择来中医医院的患者也和西医外科骨科的患者有很大差别。

    江中院虽然有名,但是前来江中院骨伤科的患者依旧以脱臼移位为主,骨折严重一点的患者也大都会选择一些知名的西医医院,比如江州省医院,江州骨科医院等等。

    因为当初郭文渊创建医院的时候就致力把江中院打造为一所纯中医医院,并没有中西医结合之类的科室,这样的结果导致江中院很纯,同时也导致患者的局限性。

    说一句不客气的,虽说厉害的中医骨科圣手可以把粉碎性骨折的患者复位治疗,让患者康复如初,但是事实上,这样的骨科圣手很少。

    放眼全国,能有这个本事的中医人几乎寥寥无几,郑学平算一个,可如今已经年逾八旬。中医骨科、针灸、推拿这些方面的名医大家和擅长经方方剂的国手大家不同,年纪太大,有些难度的东西就吃不消了,一个力气不足,二一个精力不足,人年纪越大,手越容易不稳,针灸正骨手法就会不如以前。

    江中院作为东南五省最知名的中医医院,骨伤科现在有这个本事的也就两三个人,比如副主任廖一鸣,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廖一鸣的号早就排到一个月以后去了,根本不可能接待太多的患者。

    这就好比西医医院,必须要有撑得起场面的台柱子,也要有一批精英团队,不能只靠一个人。

    现在很多中医医院和中医医馆的尴尬之处就在于,基本上都是靠那么一两个人撑着,后继无人。

    即便是强如江州中医院这样的知名医院,也有这样的尴尬,骨伤科接待大多数脱臼移位患者绰绰有余,骨折严重的患者根本没医生能拿得下来。

    住院医早就收拾好了治疗室,这次因为是方寒动手,任海强也想让实习生们观摩一下,选择的治疗室是带着观察室的。

    治疗室里面一张床,方寒和陈医生以及那位住院医三个人。

    住院医很是有些羡慕方寒,他来骨伤科已经一年半了,转为住院医也大半年了,一直跟着陈医生,可是这种上手的机会也不多,大多数都只是打打下手什么的。

    患者趴在治疗床上,方寒洗过手,伸手顺着患者的脊椎触摸,这是先通过手感来感觉患者脊椎的情况。

    感受过后,方寒让住院医帮忙,把患者扶起来,治疗床也放低了不少,方寒让患者头部靠着自己的胸前,一边伸手在患者背后推拿,一边问:“这会儿还晕吗?”

    患者依旧闭着眼睛,甚至有些紧张,低声回答:“很晕,天旋地转。”

    一边按,方寒这么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患者聊着天,患者也渐渐平静,突然方寒大叫一声:“呀,怎么有一只蝎子,快,就在背上!”

    患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起身,这个时候方寒一只手抓着患者的脖子附近,一只手抓着患者的后背,抓着脖子附近的手突然这么一提,然后身子猛然一扭。

    “咔嚓!”

    一声轻响,陈医生和住院医听的是真真切切,即便是隔壁观察室的实习生和任海强也通过设备听到了传出来的声音。

    “好了,睁开眼睛感受一下。”方寒松开患者,下意识的拍了拍手。

    一群实习生差点没跳起来,这就好了?不是说很复杂吗?除却之前的检查和推拿,整个过程估计也有一秒钟吧?

    治疗室内,陈医生也是满脸吃惊,他一直盯着方寒呢,生怕方寒手法有什么错误,准备随时叫停,只是被方寒那一声惊吓一惊,微微失神,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

    作为从医十几年的老中医,老正骨,陈医生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听到这一声“咔嚓”,他就知道,治疗结束了,方寒已经准确的给患者进行了脊椎复位。

    这速度比起自己还要快......和自己都差不多了啊。

    最让陈医生吃惊的是,方寒的那一声惊吓,原本患者就比较紧张,方寒一直和他聊天,让他放松,就在患者彻底放松的时候,方寒一声大叫,有蝎子,这个时候患者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起身。

    当患者有了起身这个意识的时候,他的全身肌肉骨骼就会配合,一个坐着的人起身,往往都是腰间先给力,然后脖子头部会有牵引作用,这都是患者身体的自然反应,并非外力。

    而方寒正是借着患者这个下意识的身体反应,突然复位,这要比强行复位更安全,更准确。

    简直不可思议!

    陈医生是真的被吓住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妖孽啊,不仅仅手法了得,而且还懂得揣摩心理,一切配合的恰到好处,即便是自己......纵然陈医生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今天就是换他来治疗,也绝对没有方寒治疗的这么完美。

    这他么哪儿来的,

第九章 真心崇拜!(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