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家的希望(三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了心结,心头的一块巨石没了,男人的气色看上去瞬间就好起来了。

    “患者看上去好多了!”

    徐军航啧啧称奇,这还没喝药呢,只是几句话而已。

    这一点韩磊倒是知道不少,缓缓道:“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把人的身体看作是机器的硬件,那么人的精神就是设备的系统,系统出了问题,运行也就会出问题。”

    生命是很神奇的,一些人往往只注重身体上的疾病,却往往忽略了精神上的,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精神上的疾病往往要比身体上的疾病更可怕。

    而且很多时候人身体上的病症都是因为精神和心理因素造成的。

    一个人倘若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的身体其实就会配合,各种病症就会接踵而至,一个人倘若自己乐观,病魔往往也会远离。

    用更为科学一些的方式解释,人的免疫系统和一个人的心情精神状态是息息相关的,精神状态好,心态好,免疫力往往就强,心态不好,精神不好,免疫力往往就差。

    方寒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看向女人。

    “来,您靠前一点,我先摸个脉!”

    女人急忙起身,叶开帮忙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女人重新坐下,然后伸出手,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方寒一边摸脉,一边问:“您是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

    “头晕,头疼,全身无力,没胃口,心口疼.......”

    女人说着自己的症状,症状不少。

    男人急忙道:“我妻子病了有一阵子了,差不多三个月了,我父亲的葬礼过后不久就病了,看过好多家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吃药、打吊瓶,就是没什么起色,这才想着来省城看看中医,还没挂到号.......”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

    “不管打没打到,有那个动作,你就枉为人子!”韩磊忍不住喝骂。

    青年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却没想到竟然动手打母亲,连自己的亲妈都打,真的是猪狗不如了。

    男人的家境并不好,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有时候穷人家的孩子并不见得比富人家的孩子好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富人家要是出个败家子,好歹还有的败,败的是家产,可穷人家倘若出个败家子,败的那就是父母的命了。

    都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这话虽然过,可当子女的动手打父母,那真的是天地不容了。

    弟子规里面有一句,韩磊一直奉为经典,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什么意思呢?

    父母倘若爱我,疼我,孝顺父母很简单,理所应当,父母倘若厌恶我,对我不好,我还孝顺,那才是真正的孝顺,很难得。

    然而事实上呢,别说“亲憎我”,“亲爱我”,又能养出多少孝子贤孙?

    这种连自己父母都能动手去打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把其他人看的有多重?

    青年没吭声。

    方寒看了一眼青年,松开手腕,微微沉吟。

    这个病也是心病,母亲被儿子打了,无论有没有打到,这心是伤了,正是因为心伤了,再加上家里这一段事情多,这才郁郁而疾。

    全身无力,头疼,头晕,心口疼.......种种症状其实都是心病所致。

    心结解不开,这病看多少医生都无济于事。

    很多时候,患者看病都会怪医生,我花了那么多钱,病没看好,亦或者我这小病你都看不好云云。

    然而事实上很多病并不是医生能掌控的。

    “医生,我内人这个病没什么大碍吧?”男人关切的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家的希望(三更)(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