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 望月楼 正一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掌柜一张干瘪的好似菊花的脸上绽放起层层笑容,一把将银票揣在怀里,“二少,这怎么好意思……”凌冲一摆手,依旧将邪剑放入木盒中,那些佛门符咒自脱离了木盒便失去了效用,当下也不去管,提了木盒施施然出了藏宝阁。那掌柜非但送走了邪剑这个煞星,还净赚了二百两,本是满面笑容,但一想到儿子夭折,媳妇重病,却又连连叹息。

    凌冲拍拍木盒,十分满意。虽说这柄魔剑十分邪门,能以幻境之法扰人心神,诱人入魔杀戮,但自有《太玄剑诀》中的内功心法足以克制,最重要的是,既然邪剑能蛊惑人心,必是传说中邪派魔道之宝物,而太玄内功居然能够将之压制清除,必然就是传说中玄门道家正宗仙传,自己寻觅数年剑仙、飞仙之事,没想到居然就在眼前,岂不令他欢喜无极?

    凌冲本欲回家,忽觉饥肠辘辘,方才被魔境幻象所迷,又以太玄内功驱散,着实耗费了许多元气,加上新得利剑,便决定好生大快朵颐一番。穿过玄武大街,隔壁街上便有一家“望月楼”,乃是金陵城中有名的酒家。朝中许多高官平日无事,皆喜携了家眷或是同僚,在此举杯畅饮。前年曹靖几个弟子来金陵,凌真便曾在此楼设宴招待,可见此楼风味之佳。

    凌冲携了木盒一路而来,早有酒保见着,急忙迎出:“二少来了,楼上请!”凌冲点头,来至二楼一处靠窗的桌子,从窗外望去,闲看云卷云舒,惬意非常。凌冲要了三个小菜,一碗素面,却不饮酒。此时正是晌午时分,酒楼中客人渐多,酒保小二忙前忙后,十分热闹。

    忽然楼梯声响,三名道士背负长剑,由小二领着在凌真背后一张桌上坐下。三人点了四个素菜,六个馒头。不一会儿菜品上齐,三人边吃边谈。一人咂咂嘴道:“果然是金陵城数一数二的酒家,一碟素菜也做的有滋有味。就是不知酒肉滋味如何?”另一人道:“钱师弟,门中规矩森严,既然出家修道,便不许饮酒吃荤,你莫要忘了。”

    钱师弟笑道:“赵师兄,我不过是随口而发,并非真要吃肉喝酒,你也莫要当真了。”赵师兄嗯了一声,最后一人道:“

章九 望月楼 正一道(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