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杂牌首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军官脸上的肉微不可见地抽了抽,实在不想看支乱七八糟的队伍,干脆抬头望天,缺心眼一样仰视夜空。

    这些人都是临时征召,能站成一排已经很给面子了,就算提了要求,他们也得能做到才行啊!

    军官像赶蚊子一样挥了挥手:“好了好了,就这样吧,各位,我明白你们的情况,但是危机到来的时候,不会分辨你们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居民,所以任何人都不能例外,我只有一个点要求,那就是服从命令!其他的不多说了,老罗!”

    “到!”罗老板声音很轻,免得在夜里传出太远。

    “他们都是你的住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他们的班长,没问题吧?”

    “没有!”

    “好,你们的防区在镇南方向,马上出发!”军官说。

    军官没问其他人,否则一定会收获一大堆无法回答的傻X问题。

    军车调头离开,十来个人顿时垮掉,刚刚还有个歪歪扭扭的队列,现在彻底变成一群散放的羊。

    胖老板又是失望又是无奈地,那叹息是一声接着一声。

    薛毅飞很不屑地撇撇嘴,很鄙视这些人,也很同情胖子。

    陈翊飞左瞅瞅又看看,彻底无语。

    “出发!”胖老板振作精神,胖手在空中一挥,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最前面。

    薛大胡子和陈翊飞紧随其后,倒也有那么点意思。

    可再往后看就不成了,一个个松松垮垮稀稀拉拉,根本不成个样子,斗败的公鸡都比他们精神。

    散漫也就算了,一路上还磨磨蹭蹭拖拖拉拉,不是尿急就是拉屎,不过三五分钟的路,十来分钟还没走完一半儿!

    罗胖子的悲伤早已逆流成河,恨不能一梭子把这些王八蛋全都突突喽。

    也就是镇子太小,要是再大一些,还不得磨上三五个小时?

    罗胖子终于忍不住催促:“你们……”

    刚起了个话头,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低哑的嘶鸣,那个声音非常怪异,就像掐住了脖子的公鸡全力打鸣。

    而且这声嘶鸣听起来非常近,薛毅飞和罗胖子立刻把陈翊飞挡在身后,同时拉枪栓上子弹,背靠背保持警戒姿势,瞪大眼睛盯住各自的方向。

    陈翊飞只听到“咔啦”一声双重奏,眼睛一花,已经被两个人保护起来,他左瞅瞅右看看,两个背影一边胖大宽厚,一边高大魁梧,就像两堵墙般挡在左右,他的心头忽然安心许多。

    深吸口气平静心绪,回忆军训时的内容,陈翊飞拉栓上弹,枪托抵肩枪口冲下,又膝微蹲目光平视,哪怕目光无法穿透黑暗,仍然紧紧盯住黑暗的街。

    其他人明显慢了半拍,而且什么反应都有,大多数人都在第一时间端起了枪,却只有大壮一个人顶上子弹,而且所有人都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压根儿没人掩护后方。

    更有甚者,山羊胡全身僵硬,像中了定身咒一样,除了眼睛哪儿都动不了。

    卷毛更是不堪,妈呀一声手一抖,步枪直接摔在地上,撞击声在寂静的午夜远远传开:“你

5 杂牌首战(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