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都什么人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胖子突然插了一句:“算我一个。”

    薛毅飞嫌弃得不得了:“你不是留子弹了么?跟我们凑哪门子热闹!”

    “双保险嘛,万一没机会呢,你忍心眼睁睁看着我死那么凄惨?”罗胖子的语调陡然拔高。

    “忍心,当然忍心,你又不是小姐姐软妹子,我有什么不忍心的?”薛大胡子撇嘴,“就你身上这点肉,掉下去一转眼就让棕狗啃光了,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再惨能惨到哪儿去?”

    罗胖子脸都憋红了:“行,我不用你行了吧?等你陷进去的时候,我也肯定不管!”

    “我也用不着你啊!”薛毅飞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我有小飞子呢!”

    陈翊飞那个汗呀,这都是什么人哪?

    “我不想让人帮,更不想帮别人!”他弱弱地说。

    “看见没看见没,公道自在人心,这回你知道你什么人缘了吧?”

    薛毅飞根本不答理罗胖子:“小飞啊,你还很小……嗯,很年轻,经历的太少,我这么跟你说吧,战场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不止是你死我活,更能让你看见人性里最深的恶,还有最恶的善,可能你现在不能理解,但是相信我,给深陷绝境的战友一个痛快,就是对他最大的善良。”

    陈翊飞愣愣地看着老薛,忽然觉得他的眼神是那么复杂,有回忆、有遗憾、也有超然和解脱。

    老薛到底经历过什么?

    薛毅飞说到这里,忽然又笑了,可笑容却是那么的悲伤:“算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总之你跟着我就对了。”

    除非我死,否则一定保你平安。

    薛毅飞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另一边的罗胖子没说话,但也有同样的决心。

    他们俩都是年纪不小,却没有老婆孩子的单身汉,可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格外关注这个苦命的孩子。

    镇外最后一道火墙越来越黯淡,棕狗的嘶鸣此起彼伏,越来越急促。

    狗群已经蠢蠢欲动,它们甚至等不及火焰熄灭,一声悠长的嘶鸣,严阵以待的狗群再度发起冲锋,猛然跃过残余的火墙。

    它们身上的毛被烈焰点焰,却没有任何一只棕狗停下,就那么带着满身的火焰继续往前冲。

    没有命令也没有指挥,城墙上一声枪响,拉开了激战的大幕,枪声瞬间响成一片,但所有人都知道弹药即将耗尽,所以枪声虽急,却不是昨夜那种潮水一般的汹涌,而是个数分明,响亮清脆。

    同一时间,镇子里一群女人匆匆撤向基地,只留下空空的房屋和街路。

    墙外,狗群不顾生死的冲锋撕开一道道铁丝网,仿佛一阵旋风吹到城墙之下。

    冲在最前面的棕狗高高跃起,却又跳不上高高的墙头,只能一头撞在墙上,许多棕狗撞断了脖子,连呜咽都来不及发一声,就彻底没了声息。

    这个时候,罗胖子才将将打完一个弹匣。

    无灵敏棕狗冲到墙下,跳不上墙头,就干脆在墙下叠罗汉,一层踩着一层堆叠在一起,拼了命地往上爬。

    墙头根本不必瞄准,只要冲着墙下开枪,就一定能命中目标,而且往往

17 都什么人呐(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