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樊楼上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樊楼确实就在皇城外,赵煦三人走了几步就到了。

    陈皮早就在二楼订好了位置,不然闷头来未必有座。

    樊楼是二层酒楼,三边合围,中间镂空,坐在二楼三边的人,可以看到一楼的歌舞等表演。

    赵煦坐在右侧的边上,面带微笑的打量着赫赫有名的樊楼。

    陈皮与楚攸都站在他身后,其他禁卫穿着常服也悄然护卫在不远不近的四周。

    陈皮警惕的打量四周一阵,低声道:“官家,最多一刻钟,高郎君就会过来。”

    赵煦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道:“嗯,将他请过来,与朕吃顿饭。”

    陈皮应着,目光注视着门口。

    楚攸看着赵煦的背影,忍不住的躬身,低声道:“官家,如果高郎君真的知道什么,应该也会告诉太皇太后,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是多此一举?”

    赵煦摇头,道:“祖母肯定查到了些什么,只是缺乏证据,所以还在追查。这高公纪那日行踪鬼祟,事后又躲匿不出,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不管祖母是否知道,这件事我们不知道,只要知道了这件事,差不多就能猜到祖母那边查到了什么。我们由此可以比祖母更快破案。”

    赵煦必须比高太后早一步破案,以向所有人显示他的存在,否则他依旧是高太后羽翼下的小皇帝,傀儡!

    楚攸恍然,躬身道:“是,小人多嘴。”

    赵煦摆了摆手,目光随意的打量着。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五十出头,身穿灰色儒衫的老者怒气冲冲的进来,眼神来回一扫,盯着大堂里的一桌,怒目圆瞪大步走了过去。

    “孟慕古!”

    老者怒吼,伸出双手要抓向一个背对着赵煦坐着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人。

    少年人纹丝不动,依旧兴趣盎然的看着不远处的歌舞。

    他身后两个下人过来,直接将老者架住,拖着就要扔出去。

    老者挣扎,将双脚上的鞋都踢了出去,更是厉声大喝道:“孟慕古,你科举舞弊,你聂家卖官鬻爵,私相授受,我要去谏院告你们!”

    这老者话音未落,整个樊楼好像都安静了。

    这老者的一番话,是极其严

第十七章 樊楼上(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