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窗户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煦走进来,没理会行礼的宫女、黄门,盯着武贤妃打量。

    这个女人的反应有问题!

    赵煦神情冷漠,直接道:“说吧,再不招,你只有死路一条。”

    武贤妃抱着赵佖,缩着头,拼命摇头,不断向后缩。

    赵佖是盲人,他左右侧耳,急声道:“官家,你相信我,我与小娘都没有要害你,那天小娘在宫里,根本没有出去过……”

    赵煦的目光一直盯着武贤妃,武贤妃抱着赵煦,缩着头,满脸的害怕,伸手去捂赵佖的嘴,阻止他说话。

    赵煦心念飞转,这个武贤妃肯定有问题,但看她这个模样,应该没有胆子害他。

    赵煦极力的保持冷静,边思索边道:“祖母震怒,明天中午就会赐死你,你死不重要,赵佖你就不考虑了吗?你以为,你死了就万事大吉?他连朕都敢害,高公纪都敢杀,赵佖就不敢了?不管你怎么想,他怎么说,我可以百分百告诉你,你死之后,赵佖用不了多久也会死,斩草除根!”

    武贤妃双眼大睁,神情恐惧,死死的抱着赵佖,先是犹豫后又埋头,一个字都不说。

    赵佖仿佛听出了什么,抱着武贤妃道:“小娘,你……”

    武贤妃死命摇头,抱着赵佖半个字不肯吐。

    赵煦看着她的表情,深深皱眉。

    到底是谁让武贤妃这样害怕,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肯吐露。那凶手就是吃定了武贤妃不敢开口,所以没有灭口她的吗?

    是宫里的?还是宫外的?

    赵煦想的头疼,好像谁都可疑又都不太可能。

    现在的局势太过复杂,各种势力交错,难以厘清头绪。

    这时,看守的黄门过来,低声道:“官家,不必多说了。太皇太后有旨意,谁都不能见他们,您还是赶紧走吧。”

    赵煦看了他一眼,也深知暂时是问不出什么了,只得看着武贤妃道:“想清楚了,死之前派人通知我。”

    说完,赵煦便走了。

    赵佖在身后喊叫,赵煦也当做没听见,找不到幕后真凶,武贤妃只能是替罪羔羊,他救不了!

    出了康和宫,赵煦还在深思,看似离真相,真凶很近,就差一层纸,却怎么也捅不破!

第二十章 窗户纸(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