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旧谜没解,新谜又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喊叫声中,泪水从姐妹俩的眼角滑落。

    这是悲伤的泪水,也是大仇得报后百感交集的泪水。

    姐妹俩抱在一起,大声地哭了起来。

    李在古见状,不禁感到唏嘘。

    姐妹俩很快松开彼此,忽然双双跪在地上,对着李在古磕头,同时嘴里说着感谢之语。

    李在古连忙跳下马,扶她们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你二人赶紧回家去。”

    “奴家与妹妹是将军所救,又是将军让奴家与妹妹亲手杀了仇人,无以为报,从今往后,愿服侍将军,任将军差遣。”青衣女子出声。

    “奴家也愿意服侍将军。”蓝衣女子紧跟着道。

    姐妹俩语气诚恳,以恳求的眼神看着李在古。

    “这……”李在古有些为难。

    “将军,奴家与妹妹已无家可归,村子亦被突厥胡狗烧掉,若将军不肯收留,奴家与妹妹亦不苟活于世上。”青衣女子饱含泪水,幽怨道。

    “姐姐说得对,奴家与姐姐活下来就是为了报答将军大恩大德!”蓝衣女子显得有些激动。

    李在古无奈地呼了口大气,犹豫了一下:“好,我先暂时收留你姐妹二人。”

    “谢将军!”

    姐妹俩对着李在古鞠了个躬,眉头舒展开来。

    “你姐妹二人姓甚名谁?”李在古问道。

    “奴家姓令狐,单名一个春字。”接话的是青衣女子,“这位是奴婢孪生妹妹,单名一个雪字。”

    李在古“嗯”了声,抽出腰间青釭剑,砍下雅尔金首级。

    他扯下雅尔金外衣,包住其首级,并用龙胆枪挑着。

    “骑上马,跟我走!”

    李在古说着,跳上白龙驹。

    令狐姐妹跨上突厥士兵遗留下的马匹,跟在李在古身后。

    当张如莲带着士兵赶到的时候,发现突厥军营里面已是一片狼藉。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堆着突厥士兵尸体。

    整个营寨充斥着强烈的血腥味。

    目之所及之处,犹如——

    人间炼狱!

    张如莲等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死也不会相信,单凭李在古和谜一般的燕云十八骑,居然能够在片刻之间灭掉接近万人的突厥将士。

    不可思议!

    简直不可思议!

    可是,事实摆在了眼前!

    就在张如莲惊愕之时。

    李在古带着令狐姐妹和燕云十八骑来到面前。

    此时,李在古的白盔白甲血迹斑斑。

    脸上,也被敌人飞溅的血液沾到。

    张如莲见状,惊讶万分道:“李,李在古?你为何在此?还有,你身上的盔甲兵器是怎么回事?”

    她已经忘记关心李在古有没有受伤,脑子里面只想着李在古怎么会变成这样。

    与之前救她的李在古相比,此时的李在古更让她充满疑惑。

    “关于此事迟些再跟你解释。”

    李在古手中龙胆枪往前斜斜伸出,用衣服包裹着的雅尔金首级随即滚落地上。

    “此是突厥大将首级!”

    张如莲微微一窒之后,吩咐士兵打开包裹着雅尔金首级的衣服。

    “雅尔金!”

    当张如莲看到那个首级之

第八章 旧谜没解,新谜又来(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