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遗诏在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岳不无悲愤的质问,却让毛澄彻底怒了。

    他声色俱厉,“殿下,侍读王岳狂妄大胆,居然不把孝宗天子放在眼里,罪大恶极,老臣恳请殿下严惩!”顿了顿,又道:“以储君之礼入城,继承帝位,乃是天经地义,不可更改!”

    真是霸道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毛澄是皇帝呢!

    王岳切齿咬牙,还想要驳斥,可朱厚熜却突然摆手,让他不要做声。

    停顿片刻,朱厚熜慵懒道:“王侍读也是替我问话,刚刚毛部堂不是说了,现在可以休息一下,那就先在城郊安营,不急着进京,有些事情,的确需要说清楚。”朱厚熜缓缓攥紧了拳头,眼神越发坚定。

    ……

    迎接新君的队伍停了下来,就在京郊休息。

    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短暂的休兵,刚刚君臣之间,互相试探了一下,真正的大战,很快就会爆发。

    “你怕吗?”

    朱厚熜皱着眉头,突然问道。

    王岳也笑了,他有什么好怕的。

    要知道对面的可是未来的嘉靖皇帝啊!

    凭着一己之力,就跟整个文官集团周旋了几十年的天降猛男!每一个毛孔,每一丝血液,都充满了斗气的斗帝强者,跟着他,还用得着害怕吗?

    “我对殿下充满了信心!”

    朱厚熜忍不住笑了,“小福贵,你不老实,都学会拍马屁了。”

    “是龙屁,殿下是真龙天子!”

    这话说的,真有点小奸臣的味道了。

    朱厚熜先是大笑,心情大好。

    可很快愁云再次笼罩,他背着头,轻叹了口气,而后自嘲道:“刚刚,当着我的面,毛澄就要处置你,他们的眼里,哪有我这个天子!他们把我当成小孩子,当成随便摆弄的玩偶!”

    王岳浑身一震,咬牙问道:“殿下愿意吗?”

    “不愿!”

    “殿下认命吗?”

    “当然不认!”朱厚熜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他盯着王岳,一字一顿道:“我不愿意,我不认命!我是兴献王的儿子,永远都不会有第二个爹!绝不!”

    王岳深深吸口气,他觉得有股热浪,在血管之中奔腾……他知道因为大礼议的事情,史学家对朱厚熜有很多批评。

    觉得他任性胡来,不顾大局,甚至是忘恩负义,败坏了大明朝的基业,甚至说明朝的败亡,自朱厚熜开始……

    可这些和当下有什么关系吗?

    王岳的眼里,当下的朱厚熜,只是个坚持最后一丝底限的倔强少年,而自己,也是他唯一的帮手,想坐视不理都做不到!

    “斗!”王岳坚定道:“既然不愿意,那就斗下去!”

    朱厚熜沉声道:“怎么斗?就靠我们俩吗?”

    是啊,这个战斗对比,也太悬殊了吧?

    一边是毫无根基的藩王之子,另一边是朝廷重臣,许多人都是三朝元老,四朝元老,门生故吏,盘根错节。

    他们一呼百应,声望泼天。

    而且朱厚熜都是他们选定的天子,不听他们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这么悬殊的对比,哪怕最顽强的人,也会绝望吧!

    王岳沉吟良久,终于缓缓道:“殿下,其实这些日子我都在思索,我们手里有一个最重要的杀手锏!”

    朱厚熜眼睛一亮,迫不及待道:“什么?”

    “遗诏!”

    王岳果断道,他了解大礼议的过程,自然清楚,以杨廷和为首的老臣,算到了一切,可就是有一点疏漏,那就是正德遗诏!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王府长史袁宗皋指出来,可王岳一路上都没有发现袁老头,莫非是因为自己穿越,改变了历史?

    他一时闹不清楚,既然没有袁长史,那他王侍读就该挺身而出!

    “遗诏?”朱厚熜不解。

    “没错,就是遗诏!我记得,遗诏上面没有让殿下过继给孝宗皇帝的说话,更没有说殿下是以储君的身份,入嗣大统!”王岳断然道。

    朱厚熜咧嘴轻笑,“怎么会有!所谓遗诏,未必是大行皇帝所留,多半是朝廷重臣,假借天子之名,颁布遗诏,收拢人心。历来遗诏都是极尽简略。正因为简略,才给了大臣重新解释的空间……”

    这些话可不是朱厚熜能说出来的,而是兴献王朱佑杬告诉他的。

    王岳满脸含笑,“殿下一语中的,只是朝臣能肆意解释,我们为什么不能咬文嚼字?”

    此话一出,朱厚熜终于浑身一震!

    对啊!

    凭什么文臣为所欲为,自己就要被动挨打?

    完全没有道理。

    更何况遗诏是他登基称帝的最

第2章 遗诏在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