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低下高傲的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毛部堂,梁阁老,你们看,这是袁老从江西带来的茶,可香哩!”

    王岳心情大好,竟然主动给这两位奉茶。

    毛澄和梁储半点喝茶的心思都没有,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贾咏灰白的脸,这家伙额头都是冷汗,浑身颤抖,仿佛在筛糠。

    完了!

    能让一位三品大员吓成这样,绝对坏事了,这孙子不会让人当场戳穿了吧?

    毛澄还不知道,事实更加恐怖,王岳却已经满脸含笑。

    “毛部堂,刚刚贾大人过来,说了一些事情,还是你们礼部的意思,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

    毛澄咯噔一下,沉吟道:“老夫的确不知道贾大人说了什么,更遑论真假。”

    “哈哈哈哈!”

    王岳大笑,“可贾大人说,毛部堂知道!”

    什么?

    瞬间毛澄就把眼睛瞪圆了,好大的狗胆,竟敢把他装进去!

    毛澄勃然大怒,他拳头攥紧,勉强压着怒火,“王侍读,贾咏说了什么?”

    “他说……”王岳突然一扭头,对着贾咏笑道:“贾大人,你跟毛部堂讲吧!”

    王岳说完,就退到了一边,对着袁宗皋笑道:“袁老,咱们去外面等着吧。”

    袁宗皋忍不住大笑,“好,很好!”

    他们在,会影响人家发挥的。

    果不其然,他们刚走没多大一会儿,里面就吵了起来,准确说是贾咏被单方面虐杀了,谁说读书人斯文来着,都一把年纪了,拳脚功夫硬是要的!

    咚咚作响,把人当成鼓捶了。

    一边打,一边痛骂!

    “你是猪头吗?你欺骗新君,还敢留下证据,尤其可恶,你把老夫写上了,老夫几时答应你们这么干了?”

    毛澄简直想杀了这个混蛋,贾咏嘴里都是血,还在勉强分辨,“毛部堂,下官冤枉啊,下官也是想尽快把事情办好,给朝野一个交代,哪知道他们给下官挖了坑,下官一时糊涂……”

    “呸!”

    毛澄狠狠啐了一口,胡子都白了,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玩弄了,还有脸说出了,你怎么不去死!

    毛澄也忘了,他在王岳的手里,也没捞到便宜……现在的情况太不利了,王岳手里捏着礼部撒谎欺君的证据。

    毛澄不是鬼迷心窍的赌徒,而且他也清楚,朱厚熜对于过继给孝宗,有多抵触……光凭这件事,整个礼部,都不会有好下场,贾咏实在是害人不浅。

    问题该怎么办?

    他已经没法处置,必须去见杨廷和,请首辅拿个主意!

    毛澄起身,刚要往外面走,王岳和袁宗皋却不能放过他。

    “毛部堂,事情你都清楚了,走东安门,可不是天子之礼,你们礼部欺君啊!”

    毛澄铁青着脸,“王侍读,这是贾咏自作主张,和礼部无关,老夫这就去见杨阁老,弹劾贾咏,严惩不贷!”

    王岳呵呵一笑,这是要丢卒保车啊!

    “毛部堂,既然要弹劾,何必找杨阁老,直接去见殿下即可。而且这恐怕不是寻常的欺君。遗诏在那里,部堂已经承认,是请殿下嗣皇帝位。既然如此,礼部却执意以太子之礼,迎接殿下。这是不是违反遗诏?袁老,您看应该怎么处置?”

    袁宗皋绷着脸道:“欺君大罪,诛杀九族都便宜他了。更何况在新君登基大典上面动手脚,败坏国典,罪不容诛!”袁宗皋杀气腾腾,“如此败类,就算死一万次,也

第5章 低下高傲的头(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