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乱了阵脚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唉,有了这份东西在,殿下总算能体面入城了。”

    袁宗皋如释重负,刚刚饱满的精气神一下子都泄了不少,瘫坐在椅子上,疲态尽显。

    没办法,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从江西折腾到京城,跑了几千里,没倒下就算身体好了。

    此老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突然跑出来,替朱厚熜帮忙呢?

    他出身官宦世家,后来中进士,在京为官,他早年和杨廷和、梁储、毛澄,都见过,不敢说有什么交情,也算是彼此知晓。

    和这些人不同,袁宗皋的仕途并不顺利,他被安排到了兴王府当长史。

    永乐之后,藩王已经是混吃等死,王府长史,还能有什么出路?

    袁宗皋的仕途几乎断绝。

    不过此老的确是干吏,他在王府,帮忙处理各种事务,让兴王朱佑杬的就藩之路十分顺畅,甚至还给朱厚熜当过启蒙老师,王岳在刚进王府的时候,老头还教过他两天……当然了,王岳的主要任务还是替朱厚熜挨板子,手都打肿哩!

    袁宗皋为兴王府尽心尽力,朱佑杬感激涕零,他不忍老头的才华浪费在王府,因此想尽办法,先替老头谋个散阶,把品级提升到了三品,然后又运作老头,出任江西按察使。

    外官,尤其是布政使,按察使一级,和朝廷的尚书侍郎完全不是一回事,可以说是人鬼殊途,天差地远。

    不然累死兴王,也没法把老头推上去!

    可就是这点香火之情,帮了朱厚熜的大忙!

    九泉之下的朱佑杬多半可以含笑了。

    钦差队伍,领着朱厚熜匆忙北上,只有一个王岳跟在身边,显然不够用。

    王妃蒋氏是个妇道人家,一时还想不到,可王岳的便宜老爹经商多年,十分敏锐,他预料到事情不简单,因此找到了蒋氏,提出请袁宗皋北上,保护殿下。

    蒋氏立刻同意,她亲自写信,还把朱厚熜的奶哥哥陆炳叫上,让他们去江西,面见袁宗皋。

    这就是老头赶来的原因。

    为了避开官府耳目,一路上,没有住驿站,而是靠着王老爹积累的人脉,迅速北上,终于,在京郊和朱厚熜汇合。

    袁宗皋的到来,算是帮了王岳大忙,要是没有他压阵,梁储也不会那么快妥协。

    现在手里捏着白纸黑字,算是彻底打赢了第一仗,赢得了开门红!

    “先生,还有富贵!”

    朱厚熜捏着梁储的承诺,眼圈泛红,险些哭了出来。

    这个胜利来的太不容易了!

    他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可他最终忍住了。

    还不到时候,一定要冷静。

    不过幸福来了,也不能不表示一下……

    “先生,有酒吗?”朱厚熜声音很轻,甚至有点讨好的意思。

    向老师要酒喝,这小子是真飘了。

    袁宗皋一愣,“酒——有!”老头竟然没有阻拦,而是笑道:“有此喜讯,不妨小酌,小酌!哈哈哈!”

    王岳也被拉着,一起喝酒庆贺,欢天喜地。而此刻,那位出了“妙计”的寿宁侯张鹤龄,简直要吐血了。

    贾咏拖着一身伤,把事情说了。

    张鹤龄气到了什么程度呢?

    他竟然没有打贾咏,只是说了句,“你等着”,然后撒腿就跑!

    这时候找别人都不行了,唯有首辅杨廷和,能够力挽狂澜。

    张鹤龄气势汹汹,直奔杨府……

    杨廷和已经年过花甲,自从朱厚照病重以来,他就独自掌握朝政,拟定遗诏,擒拿江彬,迎接新君,铲除弊政……没有一刻消停,一天下来,还睡不到两个时辰,时间管理的能力,足以让年轻人都汗颜……

    可谁也不是铁打的,这么大年纪的老人,连续熬下来,杨廷和眼圈发黑,疲惫到了极点,坐在那里,就不停打瞌睡。

    正在他迷迷

第6章 乱了阵脚(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