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天子之礼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俩人前后脚,都来告状了。

    相府简直变成了菜市场。

    杨家父子的心情可想而知,杨廷和眯着老眼,杨慎气喘如牛,突然,他发现张鹤龄竟然起身,准备出去。

    “站住!”

    杨慎怒吼道:“寿宁侯,毛部堂来了,你不是一肚子道理吗,你跟他讲去吧!”

    张鹤龄这个尴尬啊,他看到了贾咏的惨相,如果让毛澄抓住了他,估计下场会惨十万倍!

    “那个状元公,太后找我还有事,你们先商量着,有结果告诉我就行,我……”

    “别走了!”

    毛澄浑身怒火,冲了进来,跟张鹤龄四目相对,这位礼部尚书的眼睛都是红的!

    “寿宁侯,你来得倒是快!”

    张鹤龄翻了翻白眼,都被堵上了,怕也没用。

    “毛大人,你这时候来,是不是已经先向新君表功了?你送他进城,这一回内阁该有你一席了!”

    “你……”毛澄真想骂人,可还是把那俩字给咽回去了。

    一国的大宗伯,还是要脸的。

    跟张鹤龄这种纨绔生气没有用。

    他扭头满脸愧疚,冲着杨廷和施礼。

    “阁老,下官闯了大祸,把柄落到了人家的手里。下官有负阁老之托,下官愿意领罪!”

    杨廷和用老眼扫了下毛澄,微微叹口气,听得出来,其中有遗憾,也有愤怒,更有无奈。

    “不要说这些了,你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毛澄低垂着头颅,半晌无言。

    当初去迎接朱厚熜的时候,他就主张以储君之礼对待,因此朱厚熜坐了一路的太子车驾,毛澄的态度,是不用怀疑的。

    可先扎起礼部都折进去了,身为尚书,他也不能置身事外。

    “阁老,下官打算辞官,抗下所有罪责,只要不影响朝廷大局,下官死而无憾!”毛澄说着,还抹了抹眼泪。

    他的确有些犹豫了,可这话他不能说,但是杨廷和那么聪明,但愿阁老能体谅他的苦心。

    毛澄低头不语,仿佛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过了许久,杨廷和才长长叹口气,“这事情也不能怪你,新君登基大礼,不光是礼部的事情,还有内阁啊!老夫身为首揆,难辞其咎。”

    提到了内阁,毛澄心微微一动。

    坦白讲,以他的想法,还想死扛,可问题是梁储先退缩了。

    当然了,人家梁阁老也是为了礼部好,不愿意让他太难,总不能恩将仇报吧?想到这里,毛澄的头低得更深了。

    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杨廷和突然转头,看向儿子,沉吟道:“你怎么看?”

    杨慎连忙道:“父亲,看现在的情形,新君执意以天子之礼,入继大统。如果内阁一味反对,还没有登基。就造成君臣关系破裂,实在是不智。孩儿以为,不如就答应了陛下,尽快登基,发布诏书,安顿天下人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

    张鹤龄突然怪叫起来,“杨慎!,你要干什么?”这家伙像是疯了似的,张牙舞爪,一副吃人的表情。

    毛澄看在眼里,心中越发鄙夷。

    张鹤龄跟着他一起去安陆,迎接朱厚熜进京。

    这一路上,毛澄已经把这个两朝纨绔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如果说文臣们主张朱厚熜过继给孝宗朱佑樘,有君臣敢情,有朝廷走向,有各种各样的考虑。

    那么到了张鹤龄这里,事情就比较单纯了。

    他姐姐嫁给了朱

第7章 天子之礼(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