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请陛下继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岳的酒量说不上好,可朱厚熜是真的差,头几年是爹妈管得严,后来老爹朱佑杬死了,他又守孝,快两年没碰过酒。

    这是算是朱厚熜人生以来,第一次喝得烂醉。

    从安陆到京城,两千多里,近一个月,所有的压抑和愤懑,都随着浓烈的酒精,蒸发不见了。

    他的心情是真的好,尽管朱厚熜知道,一切才是刚刚开始,可少年骨子里的硬气被激发出来,别说区区京城的朝臣,哪怕是面对整个天下,他也一无所惧。

    面对这个操蛋的世界,只要你硬气一点,敌人就会低头。

    身为天子,退缩是不可能退缩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就要堂堂正正进城,就要安安稳稳坐上龙椅,我的江山我做主,谁也别想左右我……朱厚熜充满了斗志。

    宿醉之后,竟然还早早爬了起来。

    令他吃惊的是王岳居然比他起的还早,而且还在绕着圈跑……这是什么迷惑行为?

    朱厚熜看着有趣,想去询问,可这时候小太监来送信,大学士梁储来了。

    稀奇啊!

    本来进京礼仪的事情都是毛澄负责,就算梁储要来,那也是跟着毛澄,怎么会独自一人前来?

    “富贵,你说怎么回事?”

    王岳正好跑过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淡淡一笑。

    “恐怕要提前恭喜殿下了。”王岳信心满满道:“文臣们不是铁板一块了。”

    朱厚熜很聪明,他稍微一想,梁储在贾咏的问题上,的确放水了,他几乎是主动送上来,让朱厚熜拿到把柄。

    不然没有道理,一位大学士,不如礼部尚书硬气!

    “梁储想靠过来,也要看我收不收!”

    朱厚熜恶狠狠道。

    “行了,让他过来吧!”

    说完,转身回到了御帐,王岳赶快去擦了一把脸,也过去了。

    他刚进来,大学士梁储就来了。

    见礼之后,梁储主动道:“殿下,经过礼部的商议,又请了内阁意思,觉得殿下应当以天子之礼入城。正好中午就是吉时。老臣过来,是想请殿下立刻动身的。”

    文官认输了!

    哪怕朱厚熜已经料到了,可依旧十分欣喜,他准备立刻点头,可下意识扫了一眼王岳,发现小富贵微微摇头。

    朱厚熜把话收回去了。

    这时候王岳突然沉声道:“梁阁老,你方才称呼是……殿下?不需要改口吗?”

    梁储老脸微红,当初毛澄执意以储君之礼,迎接朱厚熜,他们叫了一路殿下,事到如今,的确该改口了。

    想到这里,梁储撩起袍子,跪在地上,行了面君大礼。

    “老臣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梁储磕头,用力十足,半晌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回事?

    不会是玩弄老夫吧?

    梁储下意识抬头,却发现朱厚熜将身体侧过去,没有接受。这位大学士也迷糊了,唯有王岳,笑呵呵道:“梁阁老,你这算是带头劝进吧?可据小子所知,劝进要三次,新君才能答应,正式继位。没有这个过程,那就是失礼!”

    朱厚熜哈哈大笑,还是富贵了解我的心思!

    “王侍读说得有理,还有两次,梁阁老,辛苦你了,去安排吧!”

    小皇帝说得轻飘飘,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寸进尺吗?

    以天子之礼入城还不够,还要接受三次劝进,完成登基前的最后手续!

    当真是滴水不漏啊!

    梁储都冒汗了,他也不得不承认,不管是王岳的主意,还是朱厚熜的点子,这俩少年,都不能等闲视之!

    可说起来也奇怪,他家的孙子还在遛狗斗蛐蛐,年纪差不多,做人的差距也太大了。

    梁储迟疑之间,朱厚熜又道:“梁阁老,我背井离乡,北上京师,继承大统。环顾身边,一个能托付大事的人都没有。唯有依靠

第8章 请陛下继位(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