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朕想封几个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岳虽然激动,但也没有被骖乘给砸晕,他的脑袋还算正常运转。去太庙告诉老朱家的前人先祖,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问题是他真没法去,且不说繁杂的礼节他弄不懂,光是咬文嚼字的骈文他恐怕都读不下来。

    这还真不是王岳小瞧自己,而是礼部的特色。

    平时祭祀表文就充满了生僻字,这一次更是重要无比,又怎么会放弃卖弄的机会,王岳几乎敢肯定,他去了,一定会丢人现眼的,没准还能落个“白字侍读”的美称。

    他想的明白,奈何朱厚熜却盯上他了。

    “王……侍读,梁阁老说了,朕身边的人不多,你看是不是……”朱厚熜声音拉长,没有吐出名字,可也呼之欲出。

    王岳鬓角都冒汗了,谁去他也不能去啊!

    该让谁背锅呢?

    毛澄是不行的,梁储更别想了,朱厚熜拧巴得厉害,一句话说错,没准这货还会迁怒自己,他们朱家人太难伺候了。

    王岳心里吐槽,脑筋转动,突然他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陛下,臣以为非袁宗皋袁老莫属!”

    当说出老袁的名字,王岳暗暗松了口气,总算还有这么个老的,能顶在前面,不然自己就惨了。

    当听到老师的名字,朱厚熜顿了顿,玩味一笑,“的确没有比师父更合适的人了。”他总算没逼着王岳去。

    可光是这样,就够荒唐的了。江西按察使袁宗皋,在内阁,礼部,鸿胪寺,翰林院,国子监,詹事府等等官员注视下,前往太庙,代表新君,宣读祭文。

    一个最没有资格的人,越过了无数可能选项,承担了光辉灿烂的任务,那帮礼部官吏,翰林词臣,都气得翻白眼。

    唯一能略感安慰的只怕就是大学士梁储了。

    袁宗皋再不合适,也是进士出身,又是三品高官。真要是越过他,让那位王侍读跑去太庙,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呢!

    不要怀疑,朱厚熜真的能干得出来。

    这小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投桃报李,都答应你以天子之礼入城,结果还要三辞三请,你要的给你了,可骖乘给了王岳,祭祀太庙交给了袁宗皋,新君的意思还不明白么?

    他在乎自己身边的人,原本他还琢磨着给杨廷和一点眼药,可现在看来,这点药全都给自己了,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梁储突然生出了告老还乡的念头,一位大学士,被朱厚熜和王岳折腾得都怀疑人生了,这俩小子也真是好本事!

    此时天子车驾再度停下,原来已经到了大明门!

    大明门正对着棋盘天街,雄伟高大,门内东西两侧有千步廊向北环抱形成中轴御路,通向皇城正门承天门。

    大明门与皇城正门、禁城正门为皇城中轴线上的三大中门,大明门除国家大典以外,常年不开,只有皇太后慈驾,皇帝乘舆、祭天、出巡、皇帝和皇后大婚时,才能从三大中门逐门通过,昭示皇帝的天威神权。

    这也就是朱厚熜据理力争的原因所在。

    他接了遗诏,已经是大明的天子,再安排他走东安门,降格为储君,傻子才会答应!

    车驾停在大明门之前,以杨廷和为首的文武百官,朝中公卿,悉数跪倒。

    “臣等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之声,声震于天!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车驾的帘子撩起,从里面跳下来一个年轻人,朝臣们正准备行礼,却突然发现这家伙穿戴不对劲,赶快止住了动作,这时候王岳伸手,朱厚熜才气派十足地搭着他的手臂下来,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随着朱厚熜露面,山呼之声再度响起,比刚才还要洪亮。

    王岳跟在朱厚熜的身后,就只

第10章 朕想封几个人(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